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推开门之后
推开门之后

推开门之后

小姐看了我一眼,有看了手里钱一眼,穿起裙子随手捡起刚刚用过的避孕套-
仍在王志刚身上嘴里骂道:今天便宜你,要不是这位大哥我他妈非把你的狗鸡巴-
割下来不可,骂完转身离去。-
-
  王志刚狐疑的看着我问道:大哥你是谁呀,我怎么不认识你啊,你找我有啥-
事?我仔细看看王志刚,个子不高,脸色发白,怎么看都猥亵,不像年青人。我
-严肃的让他穿好衣服,我是你舅舅让我来找你的,有事让你做,快点跟我去宾馆。-
他满脸不相信的说:我舅舅会管我,我才不信呢。我说不信拉到,你可别后悔,-
说完转身就走。
-
-  这瘪三一看我要走,赶紧从床上下来抓住我的胳膊,大哥我信,我信,我和
-你去。看着他这副怂样,我说那就快点,你这都臭死了。带着他回到宾馆,我让
-他先洗了个澡。然后带他到餐厅。坐好后我问他想吃什么尽管点,我结账。他听
-后高兴的点了八个菜,我心想你是猪啊,我要了瓶白酒,给他倒了一杯,我和他-
边喝边聊,一会他半斤进去了,舌头有点硬了话也多了。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开-
始给他讲我事先想好的话,也是我的计划开始实施的第一步。
-
-  小王我知道你对你舅舅和表哥有怨言,尤其你表嫂对吗?他听到这苦笑了一
-下说:是的,他们都有本事,我不行,可他们别忘了,是我妈把自己卖给我父亲
-供我舅舅上学的,他出息了根本就没管过我妈妈,我爸爸比我妈妈大17岁,结
-婚好几年才生的我,在我八岁时父亲死了,妈妈没工作,只能带着我改嫁,我舅
-舅都没管过,那时他正是秘书长,我妈妈找他,他满口都是清正廉洁的屁话,什-
么不能照顾亲属,影响不好,哈哈,真有意思,没过今天就因为操了上司老婆被-
撤了。大哥你知道吗,我妈妈带着我改嫁后受了多少苦吗,我继父那个王八蛋每-
天都打我,妈妈有时护着我他连妈妈一起打,我小学才上二年就不让上了。说费-
钱,学成对他也没用。听到这我真有点同情他,不知道让他趟这浑水会不会对他-
太不公平呢?-
-
  我和他碰了一下杯说:兄弟来喝,我知道你不容易,可你也是不思进取,怎
-么不找个媳妇,却找小姐,你不想想,你不花钱玩小姐,你真不怕她们找人废了
-你啊,你怎么爱这口啊?他醉眼朦胧的看着我说:大哥你不知道,我就好这口,-
管不住自己,还不是都怨我继父那个王八蛋。我说你怨他什么?他恨恨的说:我-
继父是个畜生,他不管白天还是夜里,只要起性了,拉过我妈就把裤子,掏出鸡-
巴就操,根本不背着我,开始我妈妈不干说孩子在呢,可他就打我妈,也打我,-
还说看就看呗,让他从小就懂得怎么操女人,你得感谢我才对骚货。我妈妈没办
-法,只能让他糟蹋。习惯了也就不在乎了,我也习惯了,习惯了看她们做爱,习
-惯了听他们叫床,一直到我长大。后来妈妈死了,他把我赶出来,我回到我以前-
的家,你见到了,那是我生父留给我的破房子。
--
  成年后,我对女人有特殊爱好,继父和妈妈做爱的情景总在我眼前晃动,我
-十六就操过女人了,呵呵真过瘾,在那以后我不知到自己操过多少女人了,为这
-没少挨打。不怕大哥你笑话,上次在我舅舅家,看见我表嫂后我他妈跟丢魂似的,-
还有他有个同学长的更有味,那胸那屁股真想捏一把都能出水,要是这两个娘们-
让我操一回死都愿意。听到这我愤怒的盯着他心里暗骂你个王八蛋,那有我老婆,刚才心里的一点不安和愧疚当然无存。-

-  他没发觉我的变化,接着说:我没管住自己,摸了表嫂屁股一把,没想到那-
骚货翻脸了,还把我赶出来了,我舅舅也骂我,我表哥倒是没说啥,可脸色难看
-死了。唉,我就这命啊。
-
-  我打断他的话,郑重的告诉他说:我这次来是你舅舅的意思,他和你表哥以
-及表嫂利用关系,搞到一个大的工程,你舅舅觉得亏欠你们母子,所以这次给你
-那个挣钱的机会,他们不能出面,你更不能联系他们,如果被纪委知道了后果你-
知道,不用我多说。他听到这眼睛马上放光,真的吗大哥,可我不识字啊,能干
-什么呢?我告诉他你什么都不用干,一切必须听我的,你会写名字吧,会写同意
-吧,你的工作就是我需要时你写名字,写同意就行了,我给你租房子,每月给你
-一万,到工程结束你舅舅给你分红,其他的你不许问,知道吗,如果你乱问,你-
立马滚蛋,你舅舅也干涉不了懂吗?-

-  他马上点头,很怕我不要他。他对我说:大哥谢谢你,只要你一句话,以后
-兄弟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我高兴的拍拍他肩膀,今天就和我会滨海市,
-把你身份证带好就行了。他感激的连连点头说好的我随时都可以走。-

-  我们当晚就赶回滨海,下车后到城南找了个宾馆住下,给了他两千元钱,叫-
他等我电话,我租好房子来接他。让他把身份证复印了几分给我告诉他办证用,
-他没想就给我复印了好几张,还问我够不够。我说够了,回头告诉他不要乱花钱,-
他甜头答应。看着他回房间后我也离开宾馆打车回家。-
-
  到家打开门,眼前一片狼藉,地板上散落着裙子乳罩和小内裤,还有男人的
-衣服和内裤,我心里怒气上升,来的卧室门口,里面传来张浩激动的声音:妈,
-我操你逼了,你是我亲妈,啊,啊,你是逼好紧啊。段红颤抖的回答别叫我妈,-
用力操我,我只要你的鸡巴,快操我。接着传来王萍嬉笑的声音:怎么不能叫妈
-啊,我爸爸都操你了,你不就是我婆婆吗,老公快叫妈妈。我心里咯噔一下,他
-们想改变段红的意识,以达到让段红臣服在他们淫威之下,他们想让段红从心里-
接受张闻龙,如果段红心里真的接受了那就真麻烦了,那才是他想要的,我不能-
让他们得逞,我的计划才开始,我不能失败,我要让他们全家付出惨痛的代价,-
对不起老婆,戏还得演下去。
--
  想到这我大笑着推开门,大声说怎么几天没回来我多了个儿子和儿媳妇啊,
-哈哈,屋里人都愣了一下,张浩正在后面搂着段红的胯部用力的操着段红,王萍-
仰卧在床上嘴里含着段红的乳头。段红脸色潮红,看到我回来,露出不安的神色。
-还是王萍反应快,回来的正好,我的逼都痒了,段红吸引力太大了,我老公都不-
爱操我了,大哥你块操我吧,说完爬过来解开我的腰带,掏出鸡巴一口吞了进去。           -

-  我的鸡巴在王萍的吮吸舔弄下变得坚硬异常,那边段红抬起头看着我,眼神-
複杂,张浩每深入的操她一下,她都不觉地呻吟一声,我的心也跟着紧一下。是
-无奈还是无助?是痛苦还是愤怒?是兴奋还是悲哀?此时我自己都说不清,眼前
-尽是赤裸的肉体,耳朵听到的都是淫言浪语. 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我变了?是
-人的情感变了,还是人的欲望本能超出我们自身的控制力呢?
--
  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张浩的胯下呻吟,撅着屁股用最淫荡的姿势迎合张浩的操
-弄,我不能输给他们!我知道女人如果被鸡巴彻底征服是什么后果,我知道如果-
我输了,输的不仅是老婆,还有尊严和家庭。如果我输了,我将没有立足之地,-
甚至他们会致我於死地,我已经知道他们太多的秘密,足以让他们灭口的秘密。
--
  我甩掉衣服,拉过王萍的屁股,握着火热坚硬的鸡巴,对准王萍的骚屄一下-
猛插到底。王萍被我插得大叫一声:「妈呀!操死我了!咋操这么深啊?」我保-
持深入的姿势,手用力拉王萍的屁股,鸡巴向阴道深处挺进再挺进……
-
-  王萍淫叫着高潮了,阴道急剧地收缩挤压我的鸡巴,我把鸡巴拔出一大半,
-然后再猛地插到底,一下一下的狂操着。我的眼睛始终盯着段红,我想我当时的
-眼光一定很吓人,我看到段红看我的眼光有恐惧的成份。
--
  我像一匹被激怒的野狼,愤怒的鸡巴没有一点射的感觉,只有征服的欲望。
-
-  我要让段红知道我比他们更能干,要让张浩父子知道我比他们更能征服女人,-
我要让王萍知道,我能带给她前所未有的高潮。我首先要用鸡巴证明自己,用鸡-
巴征服对手,我要用鸡巴重新获得老婆的倾心。
--
  在我狂猛的操弄下,王萍已经不知道高潮几次了,只有无力的「哼哼」声,-
除了屁股被我拉着还在撅起以外,身子已经像没有骨头一样瘫软了。那边,张浩-
已经开始向段红的阴道射精,然后无力地拔出发软的鸡巴,喘息着坐到床上,段-
红还是跪趴着,屁股还在高高的撅起,眼睛看着我和王萍的交合处,眼里充满渴
-望。
-
-  我拔出鸡巴,松开王萍,她像一条死狗一样瘫倒在床上。我走过去拍了段红-
屁股一下,说:「怎么样,老公厉害吗?还想让我操弄吗?他没操舒服你对吗?
--
  想的话快求我啊!看,老公的鸡巴今天好粗好大,插进去会怎么样呢?」段-
红红着脸说:「是的,老公,我还想,操我吧!求你操我吧!」
--
  我一把将她抱起,她搂住我的脖子,腿勾住我的腰,我双手抱着她丰满的大-
屁股,鸡巴对准刚被操过还在滴着张浩精液的骚屄,毫不留情地猛插猛抽。段红-
张着嘴,眼光迷离,高昂着头,挺着胸,腿分得开开的,脚勾得紧紧的,整个人
-挂在我的鸡巴上。
-
-  我抱着段红边操边转身走到王萍眼前,让她看我怎么操自己的老婆,她看着
-我们起伏,眼里充满羡慕。我又走到张浩眼前,让他看我的鸡巴「咕叽、咕叽」-
-
  的把他刚射入的精液排挤出来,让他知道这是老子的领地。-

-  我身体向后仰,胯部向前挺动,段红紧紧抓住我的胳膊,身子也向后仰,我-
两手搂住她的腰,只有阴部连在一起。我向里寻找尽头,段红的子宫口被我的龟-
头一点点顶开,我感到我突破了以前的尺度,龟头达到另一个温暖的空间.-

-  段红的高潮来得像潮水一样凶猛,她高声淫叫着:「操死我了!老公,亲爹-
呀!啊啊……啊……」猛地抱住我,阴道猛吸我的鸡巴,我愤怒和自豪的精液喷撒在老婆阴道里的每一个角落。
-
-  我们就这样抱在一起,我轻轻的坐在沙发上,老婆温顺地骑坐在我身上,鸡-
巴还在里面插着,我充满征服者的快慰。张浩和王萍都看傻了,好长时间张浩才
-乾笑两声说:「还是大哥厉害啊!看把我老婆和段红都操高潮了,还没软,真了-
不起!嘿嘿。」
--
  我笑了,真的笑了,拍拍段红的屁股,柔声说:「舒服吗?红. 」老婆娇羞-
的点点头,我亲了她一下,抱得更紧了。-

-  还是王萍率先清醒过来,笑骂着道:「你们这对骚货还没亲热够啊?我们还-
得谈正事呢!」张浩马上附和说:「是的,谈完了再玩。嘿嘿!」段红噘着嘴哼
-了一声,说:「讨厌,我和老公还没亲热够呢!」我吻了她噘着的嘴唇一下,微
-笑着说:「好老婆,我们谈完了,老公再陪你好吗?」
-
-  段红「嗯」了一声站起来,鸡巴拔出阴道的瞬间,我和张浩的精液和段红的
-淫水都顺着段红的阴唇流到大腿上,还有的滴落在地板上,段红没管也没清理,
-就坐在我身边偎在我的肩窝里. 王萍看到我的鸡巴还那么硬,吞了口口水,张浩-
恨恨的看了王萍一眼,阴沉的说:「怎么样,你准备得怎么样了?不能再拖了,
-得抓紧啊!」
-
-  我认真的回答道:「施工队已经联系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工,我明天先办执
-照和税务登记。现在得准备钱了,註册要用,租办公室以及前期购买材料都得用
-钱,你什么时候能拿出这笔钱呢?」-
-
  王萍说:「好的,明天我就给你两百万前期运作,屋顶材料我已经选好了供-
应商,后天我介绍一下。」我没说话,心里暗道:你们都准备好了,这种材料说-
到最多,一万能做,两万也能做,这里的猫腻我太知道了。
-
-  王萍接着说:「还有涂料和护栏我在考虑用什么牌子的,还没确定,你有什
-么意见吗?」这哪是在徵求意见,分明是下命令。我坚决的回答:「涂料和护栏-
必须由我选择,否则品质和环保出问题我不负责。现在都在提倡环保奥运、绿色
-奥运,如果被查出问题,那麻烦可就大了。屋顶材料你作主就行了,怎么样?」-
-
  王萍和张浩对望一眼,沉默了一会,王萍说:「好吧。你还有什么问题?」-

-  我弯腰伸手捡起扔在地上的上衣,掏出烟,没等我动,段红已经掏出火机打-
着火给我点着烟。这是段红第一次给我点烟。-
-
  我吸了口烟,镇定地说:「现在我们谈谈最关键的,利润怎么分配吧!」张-
浩笑着说:「嗨!你放心,挣钱还能少了你的,咱们这关系还用那么认真啊?」-

-  我摇了摇头说:「亲兄弟明算帐,含糊不得,你说呢?」我看了看王萍,我-
知道当家的是她。
--
  王萍想了想,说:「这样吧,你没出一分钱,我们不方便出面,相信你才找-
的你,当然了,有段红的原因。你多辛苦点,给你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这个-
活下来你最少能拿两百万,怎么样啊?」说完看了段红一眼。
-
-  段红小声说:「我听老公的。」说完向我身上靠了靠,温柔的看着我。王萍-
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瞪了张浩一眼,张浩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没出声。-

-  看在眼里,我心中已经有数了。我说:「是的,我没出钱,可我知道我担多-
大的风险. 奥运工程,也是市政府的面子工程,一旦出一点事,我这辈子恐怕都
-完了。还有,你们这里恐怕还有让我洗钱的嫌疑吧?」说完看着他们。
--
  王萍的脸抽搐了一下,张浩则抖了一下,软小的鸡巴也跟着抖了一下。王萍
-说:「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好,既然都说开了,我也就不隐瞒. 是的,我们不仅-
要赚钱,还要把我们的一些灰色收入洗白。这样吧,给你三十个点,怎么样?」
-
-  我想了想,说:「好吧,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