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妇会所
美妇会所

美妇会所

清晨,陈东从睡梦中醒过来,看着身边的两个女人,一阵恍惚,有了些不真
-实的感触。
--
  一大一小两个妖精,偎在他的两边。左边是娟儿,俏脸还有些发红,小嘴轻
-微地撅着,一脸娇憨。右边的张青嘴角含笑,妩媚动人,肥硕的乳房压在他胸前,
-挤得扁扁的,毫无保留的将柔腻的触感传递给他。-

-  陈东轻轻地抽出被娟儿压着的手,带出小妖精的一阵梦呓,小嘴吧叽几下,
-弯成幸福的弧度,陈东看得一阵爱怜,在她小脸上轻轻地吻了一口。-
-
  又将手放到张青身上,仔细地感受着这具丰腻的身子。-

-  「痒!」张青轻轻动扭动着身子,睫毛颤动着,笑着更明显了。-

-  「死妖精装睡啊!」陈东凑到她耳边,轻声笑道。
-
-  张青睁开眼睛,对着他嘟起嘴。-
-
  陈东凑过去,吻在她的唇上,张青的脸有些红了,带着点害羞,轻声地对他
-说:「老公,早上好,我爱你!」-

-  陈东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知道张青叫出这声老公,叫出这声我爱你有多不-
容易,侧过身,用力搂住她,吻住她的耳垂说:「老婆,我也爱你!」-
-
  张青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把脸埋进他怀里,小声的呜咽着。
-
-  陈东在她耳边柔声说着:「明天我们就去拍婚纱照,好不好!」-

-  「嗯!」张青用力的点着头。-
-
  「我会爱你一辈子的!相信我!」
-
-  「嗯!」-
-
  「对不起!」-

-  张青抬起脸,对他说:「你对不起的是她,我们都对不起她!」-
-
  「还觉得委屈吗?」
-
-  张青微笑着摇摇头,抬起些身子看着睡梦中的娟儿,柔声说:「她好可爱,-
我好喜欢她!」
-
-  「那我们以后一起爱她,疼她!」
-
-  「嗯!我以后就有两个小老公了,一个你,一个她!」张青的泪眼中透出浓-
浓的柔情。-
-
  陈东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道:「老公就老公,什么小老公,别总把自己说-
得那么老!不就大我两岁吗?」-
-
  「三岁呢!」张青纠正着,脸上又出现了媚态,「我的小老公,叫声姐姐听
-听!」
--
  陈东笑了,抓住她的一只乳房,说:「我可是你爸爸!」-

-  「爸爸,我要你叫我姐姐!」张青伸出舌头,去舔陈东的耳朵。
-
-  陈东笑骂:「什么乱七八糟的。」被这具丰满的肉体在身上蹭着,不免又起
-了反应,扶着张青趴在自己身上,吻住她胸前吊着的硕大,手从两人之间伸进张
-青的双腿,那里还是一片湿润。
--
  张青感受到了他的坚硬,脸愈发红了,咬咬嘴唇,轻声问:「又想要了?」-

-  「你说呢?抱着你这妖精,谁受得了!」陈东扶着阴茎,对住她的股间,腰-
一挺,没了进去。
--
  张青哼出一声轻吟,挺着屁股,迎合着,嘴上却说:「昨晚疯了大半夜,你-
不累啊!」-
-
  「那我出来?」陈东笑着说,他现在根本就没动,两人下体的磨擦全是张青
-在动作。
-
-  「好啊,别累坏了,我会心疼的。」张青咪着眼媚笑,腰却扭得更厉害了。
-
-  「死妖精!怕我累你别动啊!」陈东抓住她的臀肉,用上力。
--
  「我动我的,你休息你的!」张青吃吃地笑着说。-
-
  娟儿醒了,被他们吵的,皱起眉,小妖精还带着点起床气,撅着嘴说:「你
-们又背着我偷偷亲热!」
--
  陈东伸出手搂过她,笑着说:「宝贝早上好!」-

-  娟儿躺在陈东怀里,看着张青在他身上起伏,看着陈东一脸享受,脸渐渐红-
了。-
-
  昨晚陈东进房的时候,她已经被张青挑拨得情欲高涨,后来发生的一切只是-
被欲望支配着,可以说一夜都是稀里糊涂的,与那天跟江华的情景差不多。
--
  但现在,在清醒的状态下,看着陈东和别的女人在做爱,看着那支本应只属-
于自己的阴茎在张青的体内进出,这种带着禁忌的淫乱,却真的让她兴奋无比,
-她开始理解为什么陈东会喜欢自己跟别的男人亲热了,-
-
  这是我的老公啊!我居然会躺在他的怀里,看着他跟别人的女人亲热!还会-
这么喜欢!-
-
  他现在看上去好兴奋,青姐的腰扭得真好看,哇,老公的鸡鸡好硬,上面还-
沾着他们的水,好刺激的画面,他一定很舒服!他在抓她的奶子,好用力啊,指
-头都陷进肉里去了!他从来不舍得这样抓我,会疼的,青姐不怕疼吗,她好想很
-享受的样子。
--
  娟儿忍不住拉着陈东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对着陈东说:「老公,我也
-要你这样抓我!」
-
-  乳房传来强烈的挤压,陈东现在很兴奋,很用力,娟儿有点受不住了,小声
-叫着:「好疼啊!」-

-  「傻瓜!你现在还没动情呢,当然疼了,来,老公爱你!」
--
  娟儿跪坐到陈东的脸上,分开自己的阴唇,低头看去,还有点红肿,想起了-
昨夜的疯狂。
-
-  开始她还只是哭着玩,撒娇的成份居多,但后来却是真的哭了,陈东兴奋之
-下,插得太猛了。后来还是张青发现不对,拉开陈东,抱着她哄了半天才好,娟
-儿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委屈。
--
  「你看你,把人家弄成这样了,现在还疼呢!」娟儿撒着娇。-

-  「对不起对不起!把我宝贝的小嫩逼都插肿了,老公帮你好好舔舔!」
--
  下体传来温柔的绵软,张青也凑过来,吻住她的乳房,被两人同时温存着,
-娟儿渐渐的又一次迷失了。
--
  …………-
-
  娟儿的机票昨天就订好了,早上十点多,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三人下了楼,
-张青去取车,两口子在楼下等着。
--
  「我走了以后,你跟青姐那样不能背着我!要打电话汇报!」娟儿脸上还带-
着春情,俏脸红红的,却努力板着脸。-

-  「一定一定!」陈东满口答应。
--
  「嗯……老公我舍不得你!」临到分别,娟儿又忍不住撒上了娇,抱住了陈
-东。
--
  迎面走来了赵墨两口子,鼓鼓囊囊的几个购物袋拎着,老远赵墨就叫起来:
--
「嘿嘿嘿!公共场合啊,搂搂抱抱成何提统!」快步走过来,看到娟儿的行李,
-问道:「娟儿又要出门了?」
-
-  张青开着车过来了,看到赵墨便没下车。
-
-  「你弄的车啊!太没品味了,又是X5,烂大街了,开车的谁啊,这么大谱,-
也不下来!」赵墨嘴里嚷嚷着,凑过去,张青把头埋在方向盘上,长发遮住了脸。
--
  「行啊你,哪个单位要的?还配个女司机,娟儿你要小心啊,看样子是个美
-女啊!怎么瞅着有点眼熟!张……张……张张张!」张青忍不住抬头偷看了一眼,-
还是被发现了,赵墨张大了嘴,一脸震惊。-

-  「张你个头!不认识了!」张青下了车,风情万种的横了他一眼,转到后面-
打开后备箱。-
-
  娟儿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看到张青的淡定,也被感染了,示威一般的过去
-亲热地搂住张青,指挥陈东搬行李。-

-  赵墨感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这两个妖精怎么会碰到
-一块,还这么亲热!陈东我日你妹!你个贱人!
--
  三人也不理发愣的赵墨,跟站在一旁不明就里的珏珏招呼了几声,便开着车
-扬长而去。-
-
  「你怎么了?」珏珏的声音将赵墨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
  看着珏珏皱着眉,透着些关切,赵墨自嘲的笑笑:「没事。」那两口子的混-
乱,他实在是搞不明白了,还懒得去想了。-

-  两人上了楼,珏珏在厨房整理着买来的油盐酱醋,她还是决定学着做饭。这
-两天她很不安,明面上,赵墨还是跟往常一样大大咧咧,不时还会开开玩笑,但
-她却知道不一样了。
-
-  昨天晚上,珏珏在洗澡的时候下定了决心,晚上尽可能的满足他,只要他不-
太过份,自己都忍着。还破天荒的喷了些香水,珏珏本来就有体香,从不屑于用-
这种人工制品,但赵墨好像说过娟儿的香水挺好闻的,前天逛街的时候便让娟儿
-带着买了一瓶。-

-  还换上了件睡裙,也是娟儿陪着买的,这是两女妥协的结果,不像娟儿的那-
么性感,她实在是不敢穿,但也比她平时的出位了很多。珏珏走出浴室的时候身
-子都在发抖,躺在床上又害怕又有点小期盼,今天自己似乎有点不一样了,说不
-定能感受到娟儿所说的那种快感吧,真的能那样就好了!
--
  可赵墨却只是在她走出浴室的时候表现出了一点吃惊,失神了几秒钟,然后-
注意力又被电脑引吸过去了,他们的电脑在客厅,珏珏总害怕有辐射,不肯放进-
卧室。
-
-  珏珏装着去卫生间出去过两次,第二次她还鼓出好大勇气,对赵墨说:「早
-点睡吧!」赵墨却头都不抬,只说我再玩会。-

-  赵墨这一夜都没有进房,珏珏也睁着眼睛躺了一夜。-
-
  按说这正是她往日里想要的结果啊!结婚之后的两年时间,赵墨总是一到晚-
上就精力特别旺盛。只要他在家,珏珏都要疲于应付他各种的糊搅蛮缠,每个晚
-上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  她那时甚至盼着每天都来月经!尽管她有痛经的毛病,也总是主动跟团里申
-请去外地演出。直到两年之后,赵墨在家的时间开始越来越少。
-
-  她当然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可她并不在意,珏珏没什么朋友,又生在官宦-
世家,耳睹目染的这种事太多了,她父亲在外面就有几个情人,母亲似乎也毫不
-在意。-

-  一直到搬过来,看到娟儿跟陈东,她才知道原来两夫妻原来还可以过成这样!
-看着娟儿被陈东疼爱的模样,那种溢满脸庞的幸福满足,她被触动了。那天在陈-
东家过夜,娟儿那持续了半夜的呻吟娇喘,让她在羞耻之余,居然生出了些羡慕。-

-  她开始反思,她发现自己原来也会希望像娟儿那样,被人当孩子一般的宠着,
-爱着。她开始明白自己要的不是尊重,而是疼爱,她决定改变。-

-  可是,现实却偏偏跟她开起了玩笑,在她开始试图去改变的时候,赵墨也变
-了。
-
-  他真的变了,往日令她厌烦,令她害怕的糊搅蛮缠彻底消失了,代之的是礼-
敬有加。赵墨仿佛一下子对她失了去兴趣,这两天别说跟她上床,连她的手指头
-都没碰过!-
-
  有时候在狭小的过道或门口遇上了,他都会非常绅士风度地让到一旁,让她-
先过。要知道这可是楷油的好机会,他以前从来不会错过,她总会很讨厌他伸过
-来的咸猪手,可现在,这种彬彬有礼她却更加厌恶!
-
-  珏珏开始害怕,但她又不知道怎么做,让她像娟儿那样主动地求温存她真的
-做不到。于是,她想到了做饭,想到了那天陈东和娟儿在厨房里的欢声笑语。
--
  厨房门口,赵墨皱着眉,看着珏珏用那双本该在钢琴键盘上舞动的纤纤玉手-
摘着菜,很生熟,很笨拙,没了那份灵动,她的表情很认真,带着倔强。
--
  他何尝不知道珏珏的心思,昨天她从浴室里出来时,带出的那一抹从未见过
-的妩媚,怎么可能没有打动他,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打动他又能怎样,他能打-
动她吗?-

-  这两年多,每到晚上,珏珏难受,他又何尝不难受,每次珏珏带着委屈和不
-甘,答应他给他的时候,他都有种荒谬的感受,还有强奸的罪恶,珏珏在尽义务,-
他难道不是!珏珏没有快感,他难道有!
-
-  不信?你去压在一个明显对你带着厌恶,一脸痛苦,毫无反应的女人身上试-
试!一次两次或许还行,可两年呢?好多次他做到一半都想抽身而去,好多次明
-明是软了他却装着是射了!
-
-  他早就累了,早就厌了!但他一直装着,他装着想要珏珏,装着很兴奋,因-
为他还带着一点不甘心,还留着一点可以把她融化的奢望。
-
-  可是,当那天在陈东家里,看到娟儿的风情万种,娇憨妩媚,看到她为了让
-陈东开心就可以百般迎合,放下羞耻的可亲可爱,他突然发现,他装不下去了!-
-
  算了!别在折磨她,也折磨自己了,就这样过吧!
--
  赵墨去了阳台,点上一只烟,珏珏从不让他在屋里抽,他以前总反着来,他-
喜欢看珏珏生气的样子,至少还带着人气,不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所以总是
-故意逗她,包括在她身上楷油,也是喜欢看着那双精致的眼睛瞪着他,她生气的-
样子真的很美!
--
  可现在他却没了这份心思,仙女就仙女吧,没必要把人家硬拉入凡尘。-
-
  厨房里传出一声尖叫,赵墨愣了下,珏珏很少这般失态,丢下烟跑去厨房,-
锅里噼里啪啦的炸着油花,珏珏抱着手,缩在一边不知所措。赵墨赶紧关了火,-
拉过她的手,洁白的手背上被烫出了几个红点。
-
-  珏珏在煎鱼,没经验,油烧热了,鱼下锅的时候还带着不少水,又不会躲,
-被热油溅到了手上。
--
  「没事没事,没起泡,冲一下就好了。」赵墨轻声安慰道,拉着她的手放到-
水龙头下冲着。-

-  这要换做娟儿,早就哭着闹着求安慰求抱抱了,这要换成陈东,也早就将珏
-珏搂在怀里好好温存了,可珏珏不会,赵墨也没这心情,两人就这样站在池边,-
默默地看着水流冲在珏珏的手上。-

-  然后,珏珏说不疼了,然后,赵墨便放开手,走开了。-

-  珏珏去了卫生间,抱着臂蹲在地上,想起那天陈东和娟儿在厨房里的幸福,-
怔怔的出神。良久,赵墨在门外敲敲门,说:「厨房收拾好了,我们出去吃吧,
-下午我就去请个保姆。」
--
  珏珏鼻子一酸,哭了。-
-
  …………
--
  陈东的假期到了,回到单位,这时候才算是跟前任交接完毕,正式上任,各-
个关系单位的应酬接踵而来。
--
  赵墨的位子也定了,在市工商局挂了个副,自然也少不了一场接一场的酒局。
--
  张青正式决定收手,说以后就在家乖乖地做她的小三。当然,手下的那帮人
-她不能说不管就不管,也忙着在各个场子里安排,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是醉熏熏的。
--
  娟儿在四川自然也收起了在家里的那份娇憨可爱,华丽的变身成泼辣干练的
-开业总指挥,忙得脚不沾地,连跟婉如亲热的兴致都没有了,每次给陈东打电话
-都是叫苦叫累。江华当然也在那边,但两人之间更多的是尴尬,还有愧疚,事又-
多,想再发生什么也困难。-

-  大家都很忙,除了珏珏,她想开个琴行,但做生意的事她实在是不懂,只得-
等他们忙完这一阵再帮她。自从离开乐团来到这个城市,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之骄
-女的珏珏突然发现自己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了,什么都做不好。
-
-  赵墨又恢复成之前的状况,开始夜不归宿,偶尔回到家都是看着电视,或玩
-着电脑一直到深夜,然后睡沙发或是客房。倒不会刻意地不理珏珏,也会逗她说
-说话,开开玩笑,但却处处透着生分,客气。-

-  今天又是这样,下午就给她打了电话,说不回来了,珏珏接电话时也只是哦-
哦了两声,表示知道了。-
-
  看似答应得云淡风轻,可谁又知道珏珏真实的感受,其实她真的很想求他回-
家,是的,是求!只要他回来,不管多晚,她都会等他!但却说不出口,她不会。-
她愈发的痛恨起自己,连求老公回来都不会!-

-  家里的保姆等她吃完饭,收拾好便离开了,临走的时候,珏珏分明从她眼中
-看出了怜悯,那种目光刺得她生疼,一下子将她心里的最后一层坚硬击得粉碎!
-
-  夜渐渐深了,珏珏像往常一样睡不着,她起身把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电
-视也开着,但还是觉得房间里空荡荡的。以前这种情况她会很享受,她会看看书,
-弹弹琴,甚至还会换上晚礼服,品着红酒,静静地欣赏自己收藏的几幅油画。-
-
  但现在,她却觉得那样很可笑,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正搂着别的女人-
睡觉,自己却在家装得这么高雅!连老公的心你都抓不住,你高雅什么,你连那-
些出来卖的下贱女人都不如!
--
  珏珏像丢了魂似的,抱着胳膊,屋前屋后的走着,她来到阳台,看到陈东家
-里亮起了灯,她知道娟儿不在家,她也知道陈东不太喜欢她,但她还是决定过去,-
她怕自己一个人再呆下去会发疯。-
-
  陈东是刚到家不久,今天晚上赶了两场,眼下刚洗完澡,弄了杯蜂蜜水解着-
酒,张青去了周边的一个县城,估计得几天才回来。这条竹叶青以前的摊子铺得
-太大,好多场子都有股份,现在要抽身很是麻烦,还好陈东让郑局放话出去了,-
倒也没人敢刻意为难她。
--
  门铃响了,猫眼里看到是珏珏,陈东很吃惊,这么晚了,她跑过来干嘛!但
-转念也猜出了原因,叹了口气,将她请进屋。-

-  也给她冲了杯蜂蜜水递过去,珏珏说了句谢谢,便捧着杯子缩在沙发里发愣,-
半响才低着头说:「我……我没别的地方去,看到你这还亮得灯,就……不好意-
思,打扰了!我坐一会就走!」
-
-  看着她想哭却又强忍着,可怜兮兮的模样,陈东一下想到一个词,凄美。珏
-珏一直很美,精致得像件艺术品,却少了人味,但眼下跟平日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了,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淡然不见了,代之的是无助,孤独,却也比平日更动人
-了。
--
  拿起电话给赵墨打过去,关机。
--
  「操!」陈东骂了句,摇摇头,过去坐倒她身边,这要换个别个女人,他或-
许会说要不要把肩膀借她靠靠,可对珏珏却说不出口。在觉得她可怜之余又觉得
-有点好笑,这女人要美到这份上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
  「那个……我明天跟赵墨好好说说,太不像话了,居然敢夜不归宿了!还敢
-关机,我让他给你认错。要不……我揍他一顿给你出出气?只要你舍得,我保证
-来真的,呵呵!」陈东努力逗着她。
-
-  「他两天没有回来了!」珏珏轻声说着,微微地瘪着嘴,眨着眼睛,驱赶眼-
中的水汽,长长的睫毛扇得陈东一阵失神。
-
-  「啊!这么过份!」陈东还真有点生气了,这么漂亮的老婆放家里不管,在
-外面瞎胡闹什么啊!外面有这么漂亮的吗?-
-
  「我不知道他倒底怎么了,这些天他对我就像陌生人一样,现在干脆连家都-
不回了!我把那边全部丢下了,什么不要了,就是想过来陪着他,好好跟他过日-
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珏珏抬起头问着,陈东看着她精致的脸上带出的哀
-怨,也不免地生出怜惜。-

-  陈东安慰着说:「你也知道,他刚上任,现在肯定很忙,应酬也多,说不定-
是出差了呢?」
-
-  「没有出差,下午他给我打过电话,就算应酬多,难道要应酬一夜吗?」
-
-  「啊……那我明天找他说说,放心吧,明天我一定让他滚回来!」-

-  珏珏沉默了一会,抽着鼻子委屈地说:「自从上次跟他吵架之后,我也反省-
过,我知道……我有些不对……我是想改来着!可他不给我机会!你说我怎么办!-
我怎么办啊!呜呜呜……」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受点了。」陈东犹豫着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
她的背,珏珏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却忍着没有躲开。
-
-  珏珏哭着接着说:「自从搬过来,他连碰都没碰过我一下!这种事总不能我
-主动吧!」-

-  「啊……」陈东怔了一下,在心里嘀咕着,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以前赵墨
-想碰你你不让,现在不碰你了你又哭,你倒底想乍样!再说了,你就不能主动吗,
-主动一点会死啊!-
-
  不过看着她眼下可怜的模样,还是换了比较婉转的说法:「可能是他觉得你
-不喜欢吧,你以前不是不喜欢他碰你吗?」-

-  珏珏的脸有点红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跟一男人讨论这种事,又低下头
-沉默起来,她总不可能对陈东说现在很希望赵墨碰她吧!要是娟儿在就好了!-

-  她不说话,陈东也找不出什么话题了,拿过杯子喝着水,气氛开始有些尴尬。
-眼下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女的还是怨妇,照说气氛应该是很绮旎的,
-但他现在还真就对珏珏一点想法都没有。
--
  就算抛开赵墨的因素也是如此,眼前这个可人儿,只会让人怜爱,欣赏,却-
提不起情欲,陈东开始理解为什么赵墨不愿回家了。-

-  珏珏也渐渐觉得有点不自在了,便起身告辞,陈东把她送回家,到了门口,
-等珏珏开了门,说了句:「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去找赵墨,没事的,放心吧!」
-便要转身离去。
--
  珏珏却突然在身后蹦出一句:「如果换成是其它女人,你会把她送回来吗?」-
-
  陈东没反应过来,随口笑道:「大半夜的,换成谁我都要送回家呀。」-
-
  「我是说……如果换做其它女人,你会不会把她留在你家里,你们会不会发
-生什么?」珏珏看着他,很认真的问道。-
-
  「啊!这个……难说。」陈东摸摸鼻子,她童真的目光让他撒不出谎。-

-  「那就是会了,可对我却不会,赵墨是这样,你也是!我真的一点吸引力都-
没有吗?」珏珏的眼泪又快出来了。-

-  陈东连忙很努力地解释着:「当然不是了!你这么漂亮,我还真没见过比你-
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没有吸引力(多少读者喜欢你啊,非得看你的戏!),我只
-是……我跟赵墨比亲兄弟还亲,怎么敢对你有那种想法,对不对!」-
-
  「你不是不敢,你是根本就没有,我能感觉到!漂亮有什么用,花瓶罢了!
-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娟儿那样的,我想学来着,可我学不会!」珏珏自嘲地说着。-
-
  「你学她干嘛!每个女人都有自己可爱的一面。这种事要分场合的,你看,-
你现在心情不好,我要对你有想法那不是趁人之危吗?要换个时间,换个地点,
-我肯定对你有想法了!呵呵!」陈东有点哭笑不得,他居然会当着一个女人的面-
努力去证明他对她有想法!
-
-  珏珏咬咬嘴唇,没有再继续纠结,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今天谢谢你。」-

-  「别多想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陈东转身告辞。-

-  …………
--
  赵墨直到单位插上充电器才开了手机,他还真不是互意关机的,手机没电了。
-昨晚是他请局里的几个局长吃饭,吃完又找了个洗浴中心,散得倒也不晚,但他
-懒得回家,挑了个顺眼的带出去开房,混了一夜。
--
  手机提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陈东的,看时间,都是大半夜,赵墨有点奇怪,
-给陈东打过去。
--
  陈东披头盖脸的就骂过来了:「你个狗日的!玩疯了!两天不回家!我跟你-
说,你老婆昨天半夜跑我那去哭了啊!太过份了吧你!」-

-  「她跑你那去了!」赵墨觉得不可思议,心里开始有点发酸。-
-
  「她不去我那还能去哪?她刚过来,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他妈把她一个人丢家里,你忍心!」-
-
  「我这两天不是忙吗!」赵墨解释着。-
-
  「你忙个鸡巴!不就是应酬吗!谁他妈没应酬!连吃带玩再带嫖,到十二点
-还不够?再晚你总得让她见见人吧!」
--
  赵墨的怨气也起来了,吼过去:「见人又怎么样,见了更难受,老子眼不见-
心不烦!」-
-
  「你烦个毛啊你!你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啦?呐!珏珏说了,她想改,是你不-
给她机会,听到没有,你给老子马上回家!」-
-
  赵墨还在嘴硬:「我这单位还有事呢!」-

-  「蒙谁啊你!你一个垫底的副职,除了吃饭喝洒,还有个屁事,快给老子滚
-回去!我跟你说,今天你要再不回,信不信老子就把珏珏收了,你反正也不用,-
浪费也是浪费!」陈东半真半假的说完,挂了电话。-
-
  赵墨无力的放下电话,躺在椅子上闭上眼,想到珏珏大半夜的跑去找陈东哭
-诉的模样,心开始疼了,起身跑去隔壁的局长室打了招呼,回家了。-
-
  …………
-
-  「你回来了!」珏珏听到他的动静,从房里出来,脸上带着惊喜。-

-  赵墨仔细地看着她,穿着浅兰色的睡衣,身子却挺拨着不显慵懒,长发有些-
散乱地拨着,却依然透着端庄。还是那个精致的珏珏,可眉目间却多了些小女人-
的温柔,多了些风情,好像是有点不一样了啊!
--
  赵墨的鼻子有些发酸,生出了些愧疚,柔声说道:「我给你带了早餐,还没
-吃吧!」
-
-  「还没,刚起床。」珏珏昨晚直到后半夜才迷糊着睡着。
-
-  「那快吃吧!」赵墨把打包来的早餐打开放倒桌上,去厨房给她拿了双筷子。-
-
  「今天你不用上班吗?」珏珏吃着早餐,难得的开口问道,她一向食不言寝
-不语的。-

-  「今天没什么事,溜回来了!」赵墨坐在一旁,看着珏珏吃东西的样子,脸
-上现出温柔。
-
-  「哦!」珏珏点点头,继续认真的吃面,赵墨的目光令她的脸有些红了。-
-
  珏珏难得一现的娇羞令赵墨涌出了浓浓的柔情,站起身,从后面搂住珏珏,
-对着她洁白的脖子吻了下去,鼻中闻到的幽幽体香令他迷醉,慢慢的,他的手伸-
到了珏珏的胸前。刚起床,珏珏还没穿上胸罩,乳房的柔软隔着一层睡衣清晰的-
传递到赵墨的手上。-
-
  珏珏一下子愣住了,身子开始绷紧,她没想到赵墨会这么直接,下意识的就
-要把他推开,却硬生生的忍住了,紧紧的咬着嘴唇,忍受着。
--
  赵墨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很轻柔,却很放肆。一只手握着她的乳房揉动,
-别一只手开始慢慢地向下滑去,腹部,腰肢,臀部,大腿,然后,伸进了两腿之
-间。-
-
  珏珏的腿用力并拢了,夹住那只手,哀求着说:「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
  「行!」赵墨将手抽出来,伸进她的腿弯,横抱着一脸甜蜜的珏珏走进卧室,-
放到床上。-
-
  珏珏偷偷看了一眼赵墨的脸,有些兴奋得发红了,紧张害怕之余也有了一些
-甜密,他终究还是喜欢我的!
-
-  赵墨开始脱她的衣服,睡衣的扣子一颗颗的被解开了,露出光洁的肌肤,珏
-珏感受到自己双乳被暴露在了空气中,赵墨的目光正贪婪的停留在上面。-
-
  珏珏紧紧地闭起眼睛,窗外的阳光很刺眼,她开始有些不适应,在这么明亮
-的光线之下,露出身体被赵墨细细的观赏,她从没试过。珏珏努力的放松着,告-
诉自己,这是我的爱人,让他看看我的身子是应该的!
-
-  赵墨的呼吸开始沉重,他是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珏珏的乳房,太美了!盈
-盈一握,洁白,坚挺,圆润,两个小巧的乳头羞涩地翘起,粉红粉嫩,连乳晕都-
是小小的,跟她的人一样,精致得无可挑剔,他低下头,对着一只乳头轻轻地吻-
了下去。-

-  「啊!」珏珏发生一声轻叫,抱住赵墨的头,想要推开,乳头上传来的酥麻-
太强烈了,她很不适应,她刚才还看到了自己那小小的乳头被赵墨含住的样子,-
好羞耻!特别是在现在,在这么明亮的环境之下,被他这么玩弄,她感觉有点接
-受不了了。
--
  赵墨却抓住了她的双手,按在床上,继续的舔动着,吮吸着,不光是乳头,
-还有乳晕,还有整个乳房,不放过一点柔软。-

-  珏珏的身子开始打颤,起了一身疙瘩,她很想挣扎,却不敢,只得死死抓住
-床单,从鼻中哼出难受的呻吟。-
-
  赵墨当然发现了珏珏身体的反应,但他却认为她是在动情,他也开始兴奋了,
-跟珏珏做爱从来都是晚上,关着灯,从未见过她的样子,从未观查过她的反应,
-原来她也会兴奋,她也会动情啊!赵墨舔得更加卖力了。
--
  顺着乳房向下,柔软的腹部,小巧的肚脐,柔软的腰肢,然后倒了光洁的小
-腹,他发现珏珏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呻吟也越来越大,她在发热,开始出汗,
-赵墨的舌尖尝到了一点咸咸的味道,这味道让他迷恋。
--
  赵墨放开珏珏的手,去脱她的睡裤,珏珏的眼中开始出现惊恐。-

-  怎么办!刚才上身让他看,让他舔自己都有点受不了,现在……我能忍受吗?-

-  睡裤被脱下了,除了一条白色的内裤,珏珏的胴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明媚-
的阳光之下,赵墨的呼吸愈发沉重。-

-  珏珏死死的咬着嘴唇,拼命地对自己说,珏珏你要听话!要乖!不能再任性
-了!不管怎么样要都要忍着,大白天就大白天吧,这是老公,看看怕什么!你本
-来就是他的人,你的身体本来就是他的!放松!要放松!不许哭!-
-
  珏珏的腿纤细笔直,少了些娟儿的饱满,却多了柔弱的美感,并着腿,腿间-
看不到一丝缝隙,赵墨轻轻地抚摸着,慢慢地伸进内侧,她的腿并得很紧,赵墨-
的手动得很艰难,却很坚定。
--
  终于,两只手都伸了进去,用上力向外分着,珏珏带着抗拒,慢慢地张开了
-腿。
-
-  珏珏的内裤是很保守的平角裤,但却依然诱惑,能透出私处的饱满,赵墨的-
隔着内裤抚了上去,很轻柔,细细的摸着,感觉着里面的柔软,终于,赵墨忍不
-住了,捏住内裤的腰带,开始向下拉。-
-
  珏珏此时脑中一片空白,最后的遮掩就要失去了,自己的下身就要暴露出来-
了,现在这么亮!那里从来没有被人看过啊!我好像刚上过厕所,那里会不会有-
味道,早上也没洗澡,内裤上一定还沾着东西,好脏的!这么脏怎么能露出来啊,-
怎么能给他碰,怎么办啊!-
-
  为什么你要这么急,为什么就不能等到晚上,等我洗得干干净净的,等我准
-备好。为什么你一点都不肯体谅我,一点都不了解我!珏珏开始委屈,害怕,发
-抖。-
-
  内裤被脱下了,呻吟渐渐变成轻泣,泪水开始在眼中聚集,但她还是强忍着-
不适和羞耻,张着腿,将自己的私处暴露在赵墨的眼前。-
-
  珏珏的阴毛很多,从耻骨一直分布到阴唇的两侧,甚至在肛门的周围都稀疏
-的生长着一些,这是她全身上下唯一不精致的地方,但这种强烈的反差却更加激
-起了赵墨的情欲。-
-
  他知道珏珏下面的茂盛,他摸过,但却是第一次看到,真的是黑黑的一片,-
赵墨轻轻的伸出手,拨开那片芳草,看到了藏在里面的肉红。他突然不忍用手去
-摸了,结婚两年多,珏珏的阴部第一次展现在他面前,赵墨涌出浓浓的柔情,他
-俯下身,将脸凑了过去。-
-
  鼻间传来一阵轻微的腥骚,激得赵墨面红耳赤,深深的吸着气,闻着妻子下
-体的味道,原来她也会有这种味道啊!她也不过只是个女人,她也一样会脏,会-
分泌。
-
-  赵墨呼出的热气喷在阴部,令珏珏一下定住了,张着嘴,睁大了眼睛,他在-
闻!那种味道怎么能闻!珏珏下意识地想要并住腿,缩起身,但脑中的最后一丝
-坚持让她止住了动作,可是,下体紧接着传来的温热柔软终于像最后一根稻草彻-
底地击溃了她的坚持。
-
-  「啊!」珏珏发出一声尖叫,腿猛地合起,夹住了赵墨的头,哭喊着叫道:
-「不要啊!那里好脏的,不要舔,求你了!求你了!呜呜呜……」-
-
  珏珏的哭声越来越大,她现在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就忍不住,为什么要
-哭,倒底想要怎么样!
--
  赵墨回过了神,他被珏珏的哭声吓住了,从未见她哭得如伤心,他突然明白
-过来,她的颤抖,出汗,呻吟不是因为享受,而是难受!今天从一开始她就在忍-
着,只是忍着,倒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
  他的欲火褪去了,他觉得自己很可笑,连老婆的身体反应都搞不清楚。赵墨
-叹了口气,拉过被子,轻轻地盖住珏珏的身体,说了句对不起,转身出了房间。-

-  珏珏缩在被窝里,哭得撕心裂肺!
--
  …………
-
-  「在哪呢?」赵墨出了门,掏出电话给陈东打过去。-

-  「单位啊!」-
-
  「出来喝一杯吧!」赵墨说了个地方,离他的单位不远。
--
  陈东赶过来,看到赵墨一脸死灰,问道:「我不是让你回家吗?你没回啊!」
--
  「回了!又出来了!」赵墨喝着酒,眼神空洞。
-
-  「怎么回事啊!」-
-
  赵墨叽笑了一声,叹息着说:「老样子呗,又哭了!」
-
-  「啊!不会吧!她昨晚还跟我说想改来着!你怎么弄的,是不是把她弄疼了!」-
-
  「我舔她能舔疼?老子还没进去呢,她就哭得死去活来!」赵墨把啤酒瓶往
-桌上一顿。
--
  「就在刚才?」-

-  「恩!」
--
  陈东看看时间,问:「你回去没久啊!就先没陪她说说话,直接就上了?」
-
-  「拜托!我们是两口子,又不是第一次,还得挑个良辰吉日啊!」-

-  陈东没理他,继续问:「大白天的!你回去抱着她就舔?」-

-  「我给她买了早餐,等她吃完了才开始!」-

-  「你说舔她,舔哪了?」-

-  「全身啊!」
-
-  「那里也舔了?」
-
-  「当然了!我不是想让她舒服吗?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舔那里啊!可他妈
-我一舔倒那里她就哭了!」
-
-  陈东指着他骂道:「你是猪啊!我又不是没告诉过你,她跟娟儿说过,对那
-里的气味很反感。」
-
-  赵墨瞪着眼睛说:「喂喂喂!是我舔她啊!我又没让她帮我吹!」
--
  「叫我怎么说你啊!大白天的,她肯定不习惯,老子让你回家是让你先陪她-
一天,安慰安慰她,这种事肯定要倒了晚上,等她同意了再说啊!你他妈的倒好,-
要么几天碰都不碰她,要么一见面就想干!」-

-  陈东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接着说:「她对那种气味又反感,肯定不光是
-反感你的,她自已的也会啊!你先来个正常的不行啊!」
--
  赵墨愣住了,慢慢地蔫了,苦笑着说:「我哪知道还有这么多道道!听你这
-么一说,我还真是做错了啊!他妈的!现在怎么办?」
-
-  「回去啊!好好哄着,今天就只许抱抱她了,什么都别干,她现在肯定很伤-
心很害怕,千万别再想着亲热了!快去快去,单我来买。」陈东挥身让赵墨滚蛋。-
-
  赵墨却不动,看着陈东出神。-
-
  「看你妹啊!看你老婆去!」陈东骂道。-
-
  赵墨很认真地说道:「我把珏珏交给你吧!」
--
  「交给我?行啊!」陈东随口答道。-
-
  「我说真的!老子实在是搞不定她了!」-
-
  「滚蛋!自己老婆自己搞定,不懂你问我啊!哥二十四小时开机!」
--
  「我这几天就不回去了,她能找你一次,就能找你第二次!」赵墨很坚定的-
说着。
-
-  「你没病吧你!」陈东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

-  赵墨摊摊手,说道:「老子现在对她真的有心理阴影了!不动她吧,可怜,-
动她吧,好像更可怜!你说我怎么办?」
--
  「你要跟她沟通啊!别老是钻牛角尖。」-
-
  「我不觉得我在钻牛角尖,就说今天吧!不就是脱了她衣服,舔了她几下吗,
-大白天又怎么样!谁家两口子没大白天做过,我觉得很正常啊!换任何一个女人
-也不可能有这么大反应吧,就算你刚才给我分析了,我也不认为我错了。我承认,
-我实在是不会哄女人,所以,我只能知难而退,交给你了!」-
-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是你老婆埃!交给我,我怎么弄?我要忍不住跟-
她上床了怎么办!」-

-  赵墨喝了口酒,无所谓地说:「娟儿也跟别人上过床啊,你们现在不照样好-
好的?」
--
  陈东翻翻白眼,还在做着努力:「娟儿那事老子差点就灭了那个小子满门,
-你不知道啊!」-
-
  「知道!不是没灭吗!我想帮你灭你还拦着呢,是不是!再说,是我交给你
-的,又不是你勾引的她,老子又不傻,不会对你有意见!」
-
-  「你这还叫不傻!」-

-  赵墨将瓶中的酒一口喝尽,说道:「反正老子不管了,调教好之前我就不回
-家了,就这样吧,走了!」便起身扬长而去。-

-  「我操你啊!」[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4-09 20:4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