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警花母女落难
少妇警花母女落难

少妇警花母女落难

“白艳妮,XZ市丰花园派出所所长,警衔是警司,42岁,寡妇。丈夫孙雄在执行任务时中枪牺牲。白艳妮,本人身高170 ,胸部偏小,只有31B 罩杯,双腿修长,脚小,穿36码鞋。身边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女儿孙丽莎,16岁,性感尤物,身高178 ,胸部34D ,双腿修长,也是小脚,穿36码鞋,在一中上学,模特队和拉拉队队长,14岁时与高中篮球队长吴锦发生性关系,并留下照片。”
-  “靠,锦少,孙丽莎和你那叫发生性关系吗?分明是你强奸嘛!”-
  吕新看着一个记事簿的记载,骂了一句。-
  “就算强奸吧,孙丽莎个贱货,裙子那么短,摆明勾引我,后来她妈抓了我,诬陷我强奸。不就是想让我爸掏钱嘛。真贵,给她女儿开包,花了我爹整整50万。”
-  吴锦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地说道。-
  “孙丽莎出来了,动手吗?”
-  吕新问。-
  吴锦的目光在一个带着小孩的少妇的臀部上,没有移开,说:“这里虽然是小路,人还是有点多,等等吧。很快就要天黑了,她要坐的游2 路公交车要过10分钟才能来,上了车再下手。有照片,她飞不了。”
-  两个年轻人,站在马路边上,淫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公交站台上一个很漂亮的花季少女。不错,那个少女就是孙丽莎。
-  “妈,到家了吗?我刚离开学校,今天排练新的健身操,所以回家要晚一些。车来了,我上了车,最多半个钟头就可以到家了。把饭准备好啊!”-
  穿着合身的深蓝色校服套裙,肉色连裤袜加上白色中筒棉袜,漂亮的孙丽莎挂了电话。她不知道,两个色魔离她越来越近了。
-  车到站了,孙丽莎和带孩子的少妇前后上了车,因为是末班车,乘客很少了。-
  那两个青年也上了车。再加上司机和两个老头,车上一共才8 个人。这个时候,天黑的差不多了,路灯全都亮了。-
  孙丽莎刚刚找了一个靠后门的座位坐下,一个男人挤到了她身边的座位坐下:“莎莎,好久不见,更漂亮了。”
-  说话正是吴锦!-
  孙丽莎看到吴锦,大吃一惊:“是你,你这个……你不是离开徐州了吗?怎么还敢见我?”
-  “想你了呗,怕你一个人寂寞,怕你忘记了哪些美好回忆……”
-  说着,吴锦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14岁的孙丽莎,全身赤裸,蹲在地上撒尿,下面的小穴清晰可见,刚刚发育的小穴周围只有稀松的阴毛。
-  “你想怎么样,这些照片不是全都销毁了吗?”
-  孙丽莎一看到自己的裸照,脸立马就红了。坐在他们前面的吕新,手里拿着手机,拍下了后面两人的一举一动。……-
  “莎莎怎么还不回来?这个时间该回来了……”-
  看到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白艳妮心里十分焦急,总感觉要出什么事情。
-  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孙丽莎的手机号。白艳妮赶紧接电话:“莎莎,怎么还没到家啊?妈妈等得急死了!”-
  “是骚货白艳妮吗?现在乳房发育了吗?还是那么小吗?”-
  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是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臭流氓,嘴巴放干净点,我女儿呢,让她接电话!”-
  白艳妮心里暗叫不好。-
  “妈妈,救我……呜呜……呜呜……”
-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孙丽莎含糊不清的声音,白艳妮凭声音断定女儿的嘴上贴着胶布,所以说话不清楚。-
  “放心吧,我和莎莎是老相好了,今天就是把她请来好好亲热亲热,我哪里舍得伤害这个尤物呢。”-
  对方笑着说道。-
  “吴锦,没想到你这个混蛋已经出来了,你想把我女儿怎么样!”-
  白艳妮焦急地说。吴锦2 年前因为强奸迷奸多名妇女,其中包括自己的英语老师,被白艳妮逮捕,后来听说送到外地劳改去了。没想到才过了2 年,这个色狼就回来了。
-  “你害我做了2 年的少年犯,你想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出气呢?”-
  “你想做什么尽管冲我来,不要伤害丽莎。”
-  “好,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白警官,做事就是干脆。现在去开门,我的同伴来给你送衣服了,你照他吩咐做就可以了。不要耍花样,不然……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  女儿落到了色狼的手里,白艳妮心乱如麻,现在只能乐观地希望对方只要出了气就够了,千万不要伤害自己的宝贝女儿。丈夫去世后,女儿莎莎就是自己的一切了。-
  咚咚咚。吴锦的同伴来了!
-  六神无主的白艳妮已经换好了深蓝色的警服,她希望可以用威严的人民警察制服来震慑对手,让他按自己的去做。白艳妮开门后,看到了手里拎着旅行包的吕新。-
  吕新看到白艳妮,没有被警服震慑住,倒是自己的小弟弟对着美丽少妇身上的警服,已经升了国旗!
-  “以前看A 片里的女警被人操,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今天看到真的女警,还没操呢,我的下面就已经硬的不行了。以后嫖妓不用伟哥了,直接让妓女穿警服就可以了。哈哈。”
-  吕新满脸淫笑地说着。-
  白艳妮听了这些话,又羞又怒,满脸通红:“混蛋,嘴巴放干净些!吴锦让你来干什么,是不是让你带我去见他,我女儿呢?”-
  “当然,我来就是带你过去的。不过你穿成这样可不像话。”-
  吕新从包里拿出几件衣服,“把这几件衣服穿上,否则我可不出这个门!”-
  没办法,白艳妮只好照做,她拿起衣服要进卧室去换。吕新拦住了她:“白警官,安全起见,我可不能让你进屋去拿枪,就在客厅里换。老女人了,还怕什么羞啊。”-
  为了女儿的安全,尽管难为情,白艳妮还是脱下了身上的警服套裙和黑色的高跟鞋,只剩下了黑色的胸罩和三角内裤,还有肉色的长统丝袜。脱完衣服后,吕新把要换的衣服扔在了白艳妮的脚下,淫笑着说道:“骚货,把贴身的内衣全脱下来,换上我们给你准备的,都是特地为你准备的性感内衣。”
-  “混蛋,我不会换你的这些变态衣服的。”-
  白艳妮愤怒地说。
-  “想想你那可爱的女儿,如果你不穿,就让她穿。而且我亲自给她穿上,这些都是正经的性感内衣,在国内都是通过正规专卖店买的。你说的那些变态的性奴装,我倒是没带,你需要的话,我这就回去拿!”
-  吕新不紧不慢地说着,人已经悠闲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淫邪的目光在白艳妮的双乳和丰臀之间游走,盯得白艳妮心里阵阵发寒。
-  “好好,不要伤害莎莎,我穿就是。”-
  白艳妮红着脸,羞愧地脱下身上的内衣和丝袜。她拿起地上的内衣穿了起来,吕新给她也是黑色的内衣,上身是黑色半透明的束身内衣,尺码正好合适,小腹紧紧地束缚着,感觉腰细了不少。下身是一件黑色的提臀三角内裤,穿上后白艳妮的丰臀性感的上翘,引的吕新赞叹地吹了个口哨。-
  黑色的连裤丝袜!平时上班,穿着警服套裙,白艳妮都是穿肉色或者灰色的丝袜,她从来不穿黑色的丝袜,尤其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因为她觉得连裤丝袜,尤其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和吊带袜,都是为了体现自己的性感的美腿才穿的。
-  穿黑色丝袜的已经不是寡妇或者修女之类的高贵女性,而是为了取悦男人,让男人兴奋的女尤物才会穿上的。
-  以前和老公只有在做爱,玩制服诱惑时,白艳妮才会穿上黑色的连裤丝袜,让老公来抚摸来舔自己穿着丝袜的性感美腿,因为自己的乳房小,黑丝美腿就成了令老公发情的性工具。老公去世后,白艳妮收藏了自己的所有黑色丝袜,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
  没想到,今天面对的竟是自己最不愿看到的黑色连裤袜!-
  白艳妮手里捏着黑色连裤袜,迟疑着不肯往腿上套。吕新差异地走到她身后,在她的丰臀上摸了一把,这吓了白艳妮一大跳,赶紧躲开。
-  “不想见你女儿了!怎么回事,看到黑色连裤袜就停下了,该不是看到连裤袜就性高潮了吧?”-
  白艳妮听了羞红了脸,这一次确实让吕新说中了,手里捏着黑色连裤袜时,女警官真的又回想起了和老公才闺房里的性趣逸事。
-  清醒以后,白艳妮让自己冷静一下,深吸一口气,开始往腿上套丝袜。看着白艳妮弓起玉足,把丝袜一点点往腿上拉拽,吕新的口水都要下来了!从来没有见过有女人穿丝袜可以真么性感的!-
  穿好丝袜后,白艳妮站在吕新面前,因为平时保养的好,白艳妮的双腿纤细挺拔、翘臀丰满,加上黑色丝袜在灯光下的微微反光,吕新忍不住摸了上去。白艳妮果断地把吕新的咸猪手打开,冷冷说道:“内衣穿好了,快把外衣给我,穿好立刻带我去见女儿!”-
  看到吕新递给自己的外衣,白艳妮惊呆了,是高中女生的校服!白色的短袖上衣和紫色的百褶短裙,和自己的女儿的校服样式一样!要说不同的地方,还没穿上白艳妮就已经发现,裙子和上衣都短了一些。
-  “这种衣服,怎么可以穿出去,不要,我不要穿!”-
  白艳妮说。
-  “喂,骚货,被挑了,如果不穿的话,要么就穿着内衣和我走,要么就留在家里不要见你的女儿。你自己决定吧!”
-  一提到女儿,白艳妮只能屈服了。穿上了性感校服,白艳妮才发现,这衣服要比自己预计的短的多!上衣穿上后相当于露脐装,自己的黑色塑身完全可以让人看到蕾丝花边;校服裙子短的可怜,刚刚可以遮住自己的屁股和下身,内裤在走路时都是若隐若现。-
  白艳妮穿上了性感的校服,又穿上了吕新给她带来的白色高跟露趾凉鞋,足足13公分的高跟让她走路都有点不稳,颜色还是和自己的丝袜完全不配套的白色!-
  在吕新的威逼下,白艳妮穿上了所有的性感而又屈辱的服装。原以为这就够了,可以去见自己的女儿了。但是白艳妮错了,吕新最后又拿出了白色的棉绳和白色的胶布。-
  “路上防止你不合作,所以要捆绑堵嘴,这个你不介意吧?这么骚的衣服都穿上了,再加几条绳子应该没什么吧?”-
  吕新笑着说。-
  “好,我答应你,你们也要遵守承诺,让我见到莎莎!”
-  说着,白艳妮转过身,双手在背后交叉。吕新拿起绳子绕肩膀缠手腕的,把白艳妮的双臂在她背后捆得结结实实,绳子穿过肩膀,勒得白艳妮不得不挺起胸部,连哈腰都很困难,本来不丰满的乳房倒是显得挺拔了不少。
-  捆好了手臂,吕新拿起了地上白艳妮之前脱下来的肉色长筒丝袜,两条丝袜在他手里卷成一团,说道:“来,把嘴张开。”-
  一看是自己穿过的丝袜,白艳妮紧闭着嘴,想要躲开,无奈双手已经被捆绑,吕新轻松地捏住她的下巴一用力,白艳妮的小嘴不得不张开一条缝,接着丝袜就进了嘴里。
-  “呜呜呜……呜呜……”-
  吕新一点一点地把丝袜往白艳妮的嘴里塞,直到完全进入她的嘴里:“嘴小了点,不然可以连你的内裤一起塞进去的,把嘴闭紧,现在来给你的嘴上封上胶布。”-
  说着,吕新用手捏住白艳妮的上下嘴唇,白艳妮费力地闭紧了自己的嘴。吕新用白色宽胶布封住了她的嘴,用给白艳妮戴上了一个护士专用的白色大口罩,连着鼻子到下巴都被口罩严严实实地包住了。-
  吕新的双手往白艳妮的屁股上轻轻一抓,白艳妮反射性的发出了微弱的“呜呜呜”的叫声,声音在口罩的掩护下近乎听不清楚。
-  这时吕新才满意地说:“嗯,这样就不怕你这个骚警花在路上发出声音了,来,给你披件外套,这就让你们母女团聚!”-
  吕新从客厅的衣架上拿下来一件红色的风衣,这是白艳妮平时穿的便装,长度也就刚刚到白艳妮的臀部,紫色的百褶裙下摆露在了风衣的外面。风衣披在了白艳妮的身上,前面的扣子扣上后,看不出她的双手被捆绑在背后,穿好风衣后,白艳妮被吕新搂着离开了自己的家……-
  吕新在下楼的时候,把白艳妮乌黑的长发扎成了整齐的马尾,说是这样才像一个正经的等着男人来干的少妇。脚上穿着尖头的高跟鞋,腿上套着黑色的连裤丝袜,身上是不伦不类的高中女生校服,白艳妮内心非常的矛盾,此时此刻她希望有人看到她救她,但又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现在屈辱的样子。-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正好是吃过晚饭散步的时候,吕新和白艳妮慢慢的在小区里走着,路边消遣的住户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俩,看样子好像两人很亲密,可女人的打扮那么奇怪,还戴着那么大的口罩东张西望。路边有几个打牌的小混混,看到白艳妮的丝袜美腿,就吹起口哨,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他们都认为这个女人是鸡,甚至有几个家伙在小声研究这样的鸡干一次要多少钱,他们却没发现这个所谓的鸡就是平时专治这些地痞流氓的派出所长!
-  没有走多远,吕新把白艳妮带出了小区,走到一辆面包车前。吴锦从车上下来了!原来这个家伙一直就在自己家的附近,那莎莎一定也在这里!白艳妮踮起脚尖仔细查找,原来自己的女儿孙丽莎就躺在车子后排座上。孙丽莎身上的校服没有被脱掉,只是脚上的皮鞋被吴锦脱了下来,现在她手脚被紧紧的捆绑,嘴里被塞进一条白色长筒丝袜后,在外面又勒了一条以防止把丝袜给吐出来,眼睛被黑布蒙着,所以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就在车外。-
  白艳妮看到自己的女儿,拼尽全力发出呜呜的声音,希望女儿听到,可以戴上口罩以后声音实在是微弱,隔着车窗丝毫无法惊动孙丽莎。吕新打开面包车后面的车门,后面原本是装货用的,所以空间很大。吴锦从后面把白艳妮推上了面包车,摁住白艳妮让她被迫趴在上面,紧接着吴锦用一条白色的尼龙绳牢牢地捆住了白艳妮的脚踝和膝盖,吕新用一条绳子穿过白艳妮的手臂,然后把白艳妮的小腿折向大腿尽量接近,这样白艳妮的手脚就用绳子捆绑着连在了一起。-
  面包车顶板上有一个挂钩,吕新在白艳妮手脚捆绑的接头处又加了一小段尼龙绳,两个男人一起抬起白艳妮,把她挂在了挂钩上,如同挂着一个捆绑结实的粽子。绳子勒得白艳妮呜呜呜的直交,却引得两个年轻人不停的淫笑。外套已经被扒了下来,所以短裙稍微向上掀起一点,就导致了白艳妮的臀部外全暴露在外面。吴锦先是摸摸白艳妮的屁股,又拿手指轻轻戳戳她的阴户,刺激的白艳妮想挣扎,结果一挣扎,她那被吊着的身体就开始慢慢的在空中转圈。
-  毕竟是在路边,两人不敢久留,确定白艳妮无法挣脱后,就关上了后车门。
-  吕新打火开动了汽车,吴锦和孙丽莎并排坐在后面一排。车开上了公路,吴锦突然把孙丽莎抱在了怀里,孙丽莎虽然被捆绑住了手脚,也拼命地扭动小蛮腰挣扎,她哪里是吴锦的对手,吴锦很轻松的把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让孙丽莎侧身坐在两腿之间,背靠着车门。吴锦这时扭头看了看白艳妮,女警官被吊着,一切看在眼里,急得呜呜呜直叫唤,吴锦看到白艳妮急得眼睛都红了,反而笑着说:“骚警花,怎么看到我没操你,只操你女儿,你着急了啊,别担心,今天少不了你的。不过,我们不打算强奸你女儿,小姑娘需要再发育发育,我只是准备给她添两件玩具。”
-  说着,吴锦从身旁的包里拿出了两件东西,白艳妮看到后吓得变了脸色。是假阳具!守寡多年,有需要时,白艳妮就会用假性具来自我解决一下,但吴锦拿出来的明显比自己用过的要大一号,难道这个畜牲要……-
  白艳妮不敢再想下去了,拼命的呜呜呜的叫,不停的挣扎,再加上汽车行驶在路上有点颠簸,女警官开始在空中左右摇摆外带转圈。吴锦可不理会后面女警官的反应,他掀起孙丽莎的校服裙子,手伸进了孙丽莎的粉红色内裤里,受到刺激的孙丽莎也在不停的扭动想挣脱,无奈吴锦的两腿叉开后,孙丽莎的屁股被卡在两腿之间,上身的扭动解决不了下身的拘束。
-  吴锦把扒下孙丽莎的内裤和连裤袜,把电动假阳具对准她的阴户轻轻一用力,假阳具的龟头部位就进去了,这一下使得孙丽莎全身颤抖了一下,呜呜呜呜地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感的声音,白艳妮也呜呜的叫着,母女俩如同在进行一个小合唱,乐得吴锦和吕新都哈哈大笑。一点一点,假阳具完全进入了孙丽莎的阴户,刺激的孙丽莎夹进了自己的阴道,拔除假阳具反而成了有点费力的事情。-
  这种电动阳具是红外遥控的,所以阳具末端不需要连接电线,吴锦拿着遥控器试了一下,一摁开关就有隐约的嗡嗡声,这是假阳具的龟头在扭动了,孙丽莎也如同触电一下开始扭动起来。吴锦立刻关上电源,将另外一个稍小一点的阳具如法炮制,慢慢地插进了孙丽莎的肛门。前后都插进了假阳具,吴锦又把她的内裤和连裤袜提了起来,整理好孙丽莎身上的校服校裙。白艳妮看到女儿受到如此凌辱,不由得留下了眼泪。-
  面包车进入一个高档小区,白艳妮透过车窗看出来,这里就是本市有名的小区“汉园小区”全市的达官贵人大多数都在这里购置了房产。这里从30层的公寓式小高层到三层的别墅一应俱全,各类的配套设施也是非常齐全,小区外围还包括一些见不得人的场所。面包车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沿着小区的外围穿进了一片树林,穿过树林,从后门进了小区。吕新把车开进了小区西北角的一栋3 层别墅的院子里,熄火停车,吴锦抱着孙丽莎先进了别墅,吕新进后车厢把白艳妮从挂钩上放了下来,仍旧保持四马倒躜蹄的捆绑样子扛进了别墅。这个小区就是吴锦父亲的房地产公司兴建的,而这一栋别墅是小区内最豪华的,吴锦的父亲去加拿大做生意以后,这里就只有吴锦和自己的后妈李晓雯居住。
-  进入3 楼的一间类似健身房的房间以后,白艳妮母女俩被扔在了地板上,手脚的捆绑没有被解开,吕新和吴锦去了另外一个房间不知道干什么。白艳妮趴在地上,费力的昂起头,观察周围的环境。这个房间大约25平方,靠门的一边,靠墙摆放着多功能跑步机、杠铃等健身设备,很齐全。另外有两面墙是落地大镜子,好像练习芭蕾的舞蹈房配备的那种,还带有练习抬腿的一米高的单杠。健身剩下的一面墙是落地玻璃,右边的玻璃门打开后是一个不大的房间,白艳妮看到里面有一张异性按摩用的按摩床,还有一个浴池,浴池旁隔出一个小玻璃间应该是桑拿专用的房间,因为所有的电子桑拿设备和白艳妮家里的差不多。看着周围的环境,白艳妮心里有点纳闷,这两个流氓抓了自己和莎莎,来到这个健身房干什么,心中隐隐的有点不安。-
  这个时候吕新和吴锦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大堆sm工具,以前在扫黄时,白艳妮看见过这些工具,难道要用这些东西来调教自己?白艳妮吓出一身冷汗。吕新解开了白艳妮身上的绳子,给她戴上了皮制的脚铐,这种脚铐中间一根硬胶棒,两头是皮铐,戴上后女奴的双腿叫无法并拢。被捆绑的时间太长,白艳妮的手脚都失去了知觉,腿都伸不直,还是吴锦把她的双腿拉直,左右叉开的。吕新没有把皮铐铐在白艳妮的脚踝,而是膝盖,这样白艳妮虽然小腿可以做一些轻微的动作,但是近乎被捆绑,双腿无法并拢,连抬起一条腿都做不到。-
  接着,两人把白艳妮拽了起来,用皮铐将她的双手举起,手腕交叉后铐了起来。这个时候白艳妮才发现,虽然这个房间的天花板为了光线充足所以做成了全玻璃窗的,但是在做窗户框用的粗合金钢条上固定了几个滑轮和吊环。这个时候吴锦又给白艳妮戴了一个皮项圈,项圈上有个小的圆环,戴好后,吕新拿出一根细铁链穿过皮项圈的圆环,又穿过皮手铐的圆环,最后固定在白艳妮上方吊环上,通过滑轮,吴锦拉动铁链,白艳妮就被拉了起来,一直到白艳妮不得不轻轻地踮起脚尖,吴锦才停手,让白艳妮直直的站着,无法乱动。
-  把白艳妮吊好以后,吕新满脸坏笑:“骚货,没有试过被人当作性奴一样吊着吧,今天让你好好爽一爽。不过呢,让你女儿看到你那么淫荡不太好,所以先给换个地方,是你能看见她她却看不见你的地方,免得你怀疑我们背着你干你女儿。我们保证,除非她求着我们操,不然我们绝对不操她。”
-  说完,吕新把孙丽莎抱进了健身房里单独的那间有按摩床的洗浴房。孙丽莎被一字型的捆绑在了按摩床上,双手举过头顶捆在床头,双脚被捆在床角。吕新没有脱孙丽莎的衣服和丝袜,只是把她的裙子掀到了小腹部位,让白艳妮可以清楚的看到被插进了假阳具的阴户部位。-
  吴锦撕下了白艳妮嘴上的胶布,白艳妮赶紧拼命张嘴希望把丝袜吐出来。-
  “嘴确实有点下,才两条丝袜就塞满了,新少,你也真是,这样堵得不实在,可以再进一条内裤的。最小那就要看舌头怎么样的,直接影响口交质量啊!”
-  吴锦一边调戏着女警官,一边伸进自己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把丝袜从女警官的嘴里夹了出来。嘴里的东西被取出来后,白艳妮感到一阵轻松,大口的吸了几口气,大骂:“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我可是警察,你们绑架女警,你老爸再有钱也保不住你们的!现在放了我和莎莎,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们……”-
  吕新突然捏住白艳妮的嘴,让她撅着嘴说不出话来:“骚货,还拿警察来压我。告诉你也没关系,省公安厅的吕正天就是我伯父,你有兴趣就找他告,省得别人往他那里送文件还浪费时间。你告我们绑架你,现在我们还要告化妆成女学生来勾引我们呢?”-
  说着,吕新把白艳妮的校服短裙向上卷起来,用夹在夹住,让她把下身和屁股完全展示出来:“骚警花,你看你穿成这样,还想告我们,分明是你守寡多年,性欲无处发泄,就来诱惑我们这样的无知少年啊。”
-  “胡说,是你逼我穿上的。”-
  “中国是法制社会,凡事要讲证据,你有证据吗?倒是你和我下楼的时候,你家楼下的人可都看见了,是一个少妇穿成女学生的模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就算没有人认出是我们的白警官,但我的证人是有了。”-
  吕新不慌不忙,一边欣赏白艳妮的黑丝美腿,一边慢悠悠的说着。-
  “你……你放屁,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来陷害我的!我决不会放过你们。”-
  吴锦这个时候,架起了3 台摄像机,自己头戴一条灰色长筒袜,把另一条递给吕新:“新少,戴上丝袜,这个骚货不是要告咱们吗?咱们给她把证物全都拍下来,免得人家空口无凭啊。”
-  吕新也头戴丝袜,摸着白艳妮的丝袜腿说道:“你这么火辣的校服,里面却要穿上那么严实的塑身内衣和连裤丝袜,你一定想问为什么。但是我不会马上告诉你,锦少这给你做个小实验,你就会明白了。”
-  吴锦手里拿着一根类似电视机天线的细铁棒走到白艳妮面前,手握的黑色把柄有一个按钮,他一按下按钮,铁棒的头部就发出淡淡的蓝光。白艳妮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是电棒!白艳妮想踢他,可是膝盖被铐着,腿抬不起来,这么样被吊绑着,仅仅脚尖支撑身体,想往后躲动作幅度也大不了。-
  “啊……”-
  吴锦手里的电棒碰到了白艳妮的阴部,白艳妮立刻感到电流袭遍自己的全身,全身发麻的感觉如同自己笼罩了在电网之中,“内衣丝袜是导电的!”
-  “聪明,答对了!加电一次!”-
  吴锦说着又伸过了电棒。
-  “啊……”-
  白艳妮躲闪不及,又被电了一次,拼命的躲闪令自己身体失去了平衡,无法摔倒只能被吊着打转。
-  “现在向你隆重介绍,来自德国的新产品,全新SM装用莱卡内衣丝袜套装。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明白,网上订购时,就是叫性奴导电内衣,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全身触电的感觉是不是如同男人一下用舌头舔遍了你的全身。”-
  吕新看到电击女警官,兴奋的说,“是不是你下子找到自己当年被男人操的感觉,是不是立刻就想做我们的性奴,天天享受无尽的性乐趣?”-
  “不是,不是,我没有感到你们说的那些龌龊的感觉,立刻放了我。”
-  白艳妮哭喊道。
-  吴锦可没有怜香惜玉,看到白艳妮痛苦地挣扎,反而再一次的拿电棒进行电击侵犯。他一下下的把电棒头接触到白艳妮的阴户和肛门,逼的她前后躲闪,但每次都是电一下立刻收回来,接着在轻轻地触碰。这是他总结的经验,如果用力的插上去,电流虽然大了,却会一下子就让女人感到最到的麻痹感,这样用不了几下,女人身体就会失去了知觉,再电击都会像死猪一样了。所以,不停的频繁的轻轻的触碰白艳妮的敏感部位,白艳妮全身感受的刺激要剧烈的多。白艳妮发现自己在电棒的刺激下,身体越来越敏感,尤其是自己的阴户,居然开始有了类似于高潮的反应。难怪吕新刚才摸了一下自己的阴户,说自己的下面的嘴都馋得流口水了,自己居然开始分泌淫水了!
-  刚开始,白艳妮咬牙忍着,任由两个流氓对自己的侮辱挑逗,自己一个字都不说。但时间一长,不但是分泌淫水的危险,自己的尿道被电击多次后,居然慢慢的失去了知觉,最可怕的后果就是要小便失禁了!
-  “不要再电了,让我上厕所,快让我上厕所!”
-  白艳妮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  这就意味着白艳妮的忍耐到了极限,眼看就要妥协了!吕新和吴锦都很明白这一点。吕新说道:“想上厕所?是不是想进厕所自慰啊,需要的话找我们就可以了,只要你勾引我们,我们马上满足你啊!”-
  说着,吕新把手伸进白艳妮的连裤袜裆部,来回摸了好几下,“看看,分泌了好多啊,内裤和连裤丝袜都湿透了!只要你说句话我们马上就操你!”-
  “混蛋,谁说要让你们操啊,不要,我只是要上厕所,不是去自慰,是要去小便。求求你们,快让我去吧!”
-  眼看就要小便失禁,白艳妮只好低声下气,希望吕新满足她的要求。-
  “是想去尿尿啊,我们只拿你当性奴看,性奴尿尿是要在主人面前的。我们要求你在这里尿,你尿就是,不用担心地板会脏。”-
  吕新没有放她的意思,反倒是趁白艳妮担心小便失禁,不敢剧烈运动时,和吴锦一起打开了她膝盖上的皮铐,把她双腿并拢后,用尼龙绳子重新捆绑住了她的双腿,脚踝、膝盖和大腿都捆绑住了,以保证白艳妮双腿紧紧地并拢无法分开。-
  重新捆绑了双腿后,吕新说:“白骚货,现在可以尿了,双腿紧紧捆绑,可以让你的尿尿到你的丝袜上。浸透少妇警花骚货白艳妮的尿液和淫水的丝袜,很有收藏价值啊。快点,痛快的尿啊!”-
  吕新开始刺激白艳妮在他们面前尿出来。
-  “不,不,我决不在你们这些流氓面前尿尿!”
-  白艳妮咬牙坚持着。-
  吴锦这个时候又把电棒伸了过来:“骚货,尿不出来,那就让我来帮帮你!”-
  “不要,我不行了……呜呜……”
-  已经到了极点,吴锦仅仅用电棒刺激了一下。白艳妮再也坚持不住,清澈银白的尿液如同潺潺的泉水从自己的尿道口涌出。因为还穿着内裤和裤袜,尿液被阻挡后没有射出来,大多数粘在了内裤和丝袜上。丝袜越来越湿,尿液就顺着白艳妮的大腿向下流,很快白艳妮的黑色裤袜从袜裆到脚,全部湿透了。
-  “尿还真不少啊,裤袜全都湿透了。憋的那么痛苦,这一下是不是很爽啊?我们还有很多好玩意,有没有兴趣做我们的性奴,保证天天都那么爽!”-
  看到尿裤子的白艳妮,吕新兴奋地挑逗她。-
  白艳妮羞红了脸,拼命的想要忍住尿意,可是没当她尽全力忍住不尿了,吴锦的电棒立刻刺激她的尿道,尿立刻涌出来。前后过了五分钟,膀胱里的尿终于全部放完了,白艳妮为了忍尿夹紧了双腿,使得内裤连裤袜全部湿透,自己的脚下也留下了不小的一摊尿。吕新欣赏着的屈辱的白艳妮,说:“骚警花,尿完了吗?现在我们给你拍写真怎么样?不听话,那我们就继续电击,电到你大便失禁。”-
  “你们这群垃圾,电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得逞,你们死心吧!”-
  已经在两人的面前的小便失禁,白艳妮反而不再顾忌什么,对两个流氓开始破口大骂。-
  吕新一看白艳妮不吃这一套了,就拿起了假阳具的遥控器,一摁按钮,被绑在浴室里的孙丽莎,身体开始剧烈扭动,她的下身,隔着内裤可以看到假阳具的龟头在阴道内扭动。-
  “快停下,她还是个孩子,这样会弄伤她的。”-
  白艳妮看到女儿受苦,大喊道,“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伤害孩子!快停下,快停下!”-
  “我们想要满足你,可你不领情,那只好冲你女儿去了!”-
  吕新说着,手里的遥控器又开到high,孙丽莎的身体动的更加猛烈,虽然浴室隔音后在外面一点都听不到声音,但白艳妮仿佛清晰地听到女儿痛苦的呜呜声。-
  “好好,我答应你,我愿意拍写真,求你快关上,莎莎快受不了了。”-
  女警官屈服了。
-  这个时候,健身房内连接的门口的感应器响了,画面里站着一位穿红色上衣黑色西裤的少妇,吴锦一看说道:“是我后妈,今天她来干什么,我爸要下个月才能回来。”-
  “是不是你和你后妈搞上了,她寂寞就过来找你了。”-
  吕新打趣道。
-  “我都是给她下了药才上她,她哪里知道都是我在干她。八成又是故意来讨好我,说是照顾我,在这里混一晚上,让我爸高兴一下。我答应过老头子,无论玩什么女人都不会碰他的女人。真是麻烦,你在这里把咱们的骚警花伺候好,我去打发她。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不要害怕她会听见什么。我这就出去,你记得锁好房间门。”-
  吴锦说着,下楼去开门招呼李晓雯。
-  吴锦走后,吕新锁好门,走到白艳妮面前,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说道:“我已经关了假阳具,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否则……”-
  “呜呜……我知道了,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白艳妮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好,站了那么长时间很累吧,坐下来慢慢说。”-
  吕新把白艳妮放了下来,解开她腿上的绳子,“内裤丝袜都尿湿了,我摸起来不爽,先给你换丝袜。”
-  吕新脱下了白艳妮的校服短裙和内裤丝袜,只能她换了一双浅白色的连裤袜,没有穿内裤。吕新摸着白艳妮被丝袜包裹着的臀部说:“我最喜欢的丝袜颜色是白色和黑色,因为护士都穿白色丝袜,空姐穿黑色丝袜,这是我最喜欢干的两种职业女性。你之前穿黑色的裤袜,现在又穿白色的裤袜,是不是想引诱我干你啊,骚警花?”
-  “不是,都是你逼我穿的……啊……”
-  白艳妮的屁股被吕新抓了一下作为警告,“……是,是的,我穿丝袜就是为了勾引你。”-
  “嗯,说实话才乖嘛,来坐到椅子上去。”-
  吕新搬过来一把皮质靠背椅,白艳妮坐下来后,他把白艳妮的双腿抬了起来,让她双脚踩在椅子扶手上坐着。稍微下向外拉了一下,白艳妮的双脚跨过扶手,吕新命令她保持这个姿势,然后用白色的宽胶带来回交叉像捆绑一下把白艳妮的双脚分别固定在两个扶手上,这样白艳妮的双腿弯曲劈开,如同一个M 型,阴户正好是在正中间被白色的裤袜隔着。-
  在坐上靠背椅之前,白艳妮的双手又被捆在了身后。-
  “白艳妮警官,你把双腿劈开坐着,是不是阴户太热,想透透气凉快凉快。要不要让你的裤袜中间张开一个嘴,好暴露你的阴户。”-
  吕新在摄像机前问道,白艳妮和他都在三台摄像机前上演了真人秀。
-  “不,我不想这么坐的,不要暴露。”
-  白艳妮看到吕新在玩弄自己的小脚,只得改口,“是的,我喜欢暴露,请你撕破我的丝袜。”
-  “好,满足你这个骚货。”-
  白色的裤袜,遮挡阴户的袜裆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乌黑茂密的阴毛展现在了镜头前,透过阴毛可以发现白艳妮的阴唇竟是如此的红润。
-  “真是性感的阴唇,这个地方有多久没有进入过男人的阴户了?”
-  吕新的双手玩弄着白艳妮的小脚,抚摸脚背后,现在开始扳着她的脚趾头,如同在算数一样。-
  白艳妮被吕新玩弄自己的丝袜小脚非常厌恶,但只能回答:“12年。”
-  “12年?在你老公死后,你没有和别的男人干过?”
-  “没有。”
-  “那你性欲是怎么发泄的,是不是靠兽交来解决?”-
  吕新继续拿这些话语来挑逗她,手里也在不停地玩着她的丝袜脚。-
  “不,不是……我不是变态……”
-  白艳妮被问的满脸通红。
-  “那你是怎么发泄的?”-
  吕新看她不说,就用手指轻轻地挠她的脚心。
-  “哈哈……快……停手……哈……停手!”-
  白艳妮痒得直想缩脚,可双脚被捆,抽不回来,只能扭动小脚,“自慰……我都是自慰……求求你,快停下来,我不行了。”
-  “那你详细的说说,你都是如何自慰的?”
-  吕新停手了,但他虽然头戴丝袜,却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白艳妮的丝袜玉足。
-  “我在网上购买了假阳具,每当我寂寞难耐时,我就偷偷地拿出来,插进自己的阴道,来回抽插,就像和老公做爱时一样……”
-  白艳妮轻轻地说着,吕新舔脚使自己可怕的感到丝丝快感从脚尖到小腿,经过大腿一直到达自己的阴部,居然继续渗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这种感觉比之前的电击还要刺激。-
  “假阳具没有真实感,你是不是在插过后,感到很空虚?是不是希望有个男人来干你?”
-  “是……是的……我会感到空虚,我希望男人来干我,我需要真正的男人的阳具插进我的阴户。”-
  知道无法争辩,白艳妮索性顺着吕新的意思说,免得再受到其他的挑逗。-
  “好,那你看到年轻精壮的男人,是不是就会产生性幻想,希望他们脱下裤子展示自己的阳具,渴望他们把阳具插进你的阴户里。”
-  “不,不是……呜呜……是,是的,我渴望有男人干我,看到男人,我就会兴奋,我就会有性幻想。”-
  “看到了我,你希望我如何干你呢?”-
  说着,吕新竟张嘴把白艳妮的小脚的三根脚趾含在嘴里,如同吮吸着美味的冰棒。
-  “不要……我不……”
-  看到自己的脚趾被色狼猥亵,白艳妮说不出的恶心,但知道自己的挣脱无望,只好继续顺着他的话说:“看到你……我渴望看到你的鸡巴,我希望你把鸡巴插进我的阴户,让我高潮,让我满足。我12年来,最希望的就是你来操我。”-
  知道自己说的一切都被拍摄下来,白艳妮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  白艳妮刚说完,吕新立刻停止,站了起来,这个举动把白艳妮吓了一跳。吕新三两下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露出了粗长的阳具,这个阳具几乎可以和欧洲猛男的媲美。-
  “你,你要干什么?”
-  白艳妮惊恐地向后做着徒劳的挣扎。-
  “既然你渴望了12年,今天我就来满足你啊!你张开大腿不就是我来干你吗?来,我解开你腿上的胶布,不然你身体不能动,我干你和玩性爱玩具有什么不同。”-
  白艳妮脚上的胶布被撕开了,不容她伸腿踢,吕新就抓住她的大腿,往后一拉,把白艳妮从椅子上拽到地上。吕新蹲下来,将自己的小弟弟对准白艳妮已经湿润的阴户,直直地冲了进去。白艳妮啊的一声,自己的双手被捆在身后,无法挣扎,这一下刺激竟使得她条件反射地夹紧了双腿,死死的夹住了吕新的腰。-
  吕新毫不怜香惜玉,立刻开始了猛烈的抽插攻击。白艳妮上身拼命的扭动,双腿却本能的夹紧,并且在性器官的刺激下不停地颤动,如同触电一般。这个时候,白艳妮的女儿孙丽莎被蒙着双眼,也无法听到房间的一切声音,这倒使得白艳妮暗暗的庆幸自己的女儿没有看到自己和一个男人被迫苟合的场面。
-  “看来你以前用的阳具不够粗啊,阴道到现在还是比较狭窄的。在我玩的老女人里,你40多岁了还可以把阴道保养的那么好,真是难道啊,上次干的那个空姐,才31岁,阴道都比你的要宽大的多。那么好的阴户,如同不到30岁的少妇的,真是没有白费我们的心血啊。怎么样?爽不爽?”
-  吕新一边剧烈的插,一边拿话语挑逗女警官。-
  两人的小腹不停地的接触到,吕新每一下也尽量的深入,使得白艳妮感到他的阳具快要插到了自己阴道的尽头,几乎要插入子宫了,强大的性快感,即使是老公在世也没有享受过的。吕新下意识的捏自己的臀部,白艳妮知道自己要说吕新希望录下来的答案:“是啊,太……太爽了。你的鸡巴太长了,快顶到我的子宫了。这是我最幸福第一次,从来没有过那么痛快的感觉。”
-  虽然说的难为情,但白艳妮心里明白自己说的都是实话。
-  “果然是骚货,达到高潮了吧,看你的乳头都硬了!”
-  说着,吕新解开白艳妮身上的上衣,把文胸一扯,解放了两个乳房,乳头已经红的要发光了。吕新开始捏着两个乳头说:“我要射了,你是要射在里面还是外面?”-
  “快,快拔出来,求求你射在外面。”-
  想到一个流氓强奸了自己,还要把精液留在自己的体内,白艳妮几乎要崩溃。
-  “只要你求我射在你的嘴里,求我让你吃我的精液,那我就拔出来。”
-  吕新没有给白艳妮考虑的时间,他又抽插了一次,担心射精的白艳妮赶紧点头。
-  “求求你,我要吃你的精液,求你射到我嘴里,求你……”-
  白艳妮哭喊道。
-  “好吧,骚货,我这就满足你!”
-  吕新说着,可下身丝毫没动,“你的阴户太长时间没被男人插,我的一进去,你阴道收缩的厉害,我拔不出来了,你放松点,慢慢地松弛下来。”
-  白艳妮只好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让自己的下身放松……-
  吕新这个时候可没有打算让白艳妮放松,他的双手捏着白艳妮的红润的乳头一紧一松或者直接用双手抓住来回拨动,这一切动作只会使白艳妮的神经紧绷,性的快感一阵阵传向下体,阴户刚刚要松弛,却又再一次收缩。终于,一阵暖流向自己的子宫冲去,白艳妮感到全身触电。她全身一软,阴户居然放松了!这个流氓最终还是射在了自己的体内。-
  吕新满意的拔出了自己的阳具,居然还是硬直的,没有因为射精而软下来!
-  吕新拨弄着自己的阳具,在白艳妮的面前如同时是炫耀着自己的神兵利器:“骚货,刚次真是不好意思,没有办法拔出来,你的阴道也太紧了。不过,不要遗憾,不是想吃我的精液吗?我还可以射的,张开嘴,我把剩下的全射你嘴里。”
-  “不要,你这个变态,谁要喝你的精液,恶心的家伙……”-
  白艳妮大声的骂着,被别的男人在自己的下体里射精,对于女人就如同失去了自己的贞操,白艳妮此刻已经崩溃,失去了理智。-
  “好啊,你不吃,我的精液不能浪费,那就送给你的宝贝女儿莎莎,我和她初次见面,这就当是见面礼了。你来决定,是射阴道还是嘴里啊?”-
  吕新说着已经转身,仿佛这就要去干孙丽莎。
-  白艳妮看到女儿要受辱,只得屈服:“不要伤害我的女儿,她还是女孩子,这样会让她怀孕的。求求你,射到我嘴里……我想吃精……”
-  女警官最后的声音几乎发不出来,眼泪夺眶而出。-
  “这才乖嘛,把嘴张大,来给我口交,不到我射出来,就不许停!”-
  吕新把阳具插进白艳妮的嘴里,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在白艳妮的嘴里,他享受的不是在狭窄空间内的猛烈活塞运动带来的快感,白艳妮的香舌每一次被迫舔到阳具,尤其是舌尖接触到龟头时,带来的奇妙刺激是难以形容的。-
  就这样,白艳妮慢慢地为吕新口交,自己的舌头碰到吕新的滑滑的龟头时,居然给自己带来了可怕而又奇妙的快感。白艳妮竟开始慢慢地融入其中,享受这种快感。-
  就在快要迷离,失去意识时,吕新抓住白艳妮的头,将自己的阳具深深地插了进去,而且固定白艳妮的头无法后退。一股粘稠的精液顶进了白艳妮的喉咙口,引得白艳妮一阵阵反胃,她拼命想把这些粘稠液体吐出来,可是吕新将自己的头摁的那么紧,几乎要窒息了!没办法,白艳妮只好尽力将这些恶心的东西往肚子里咽。
-  “别客气,尽管往肚子里咽,还有的射呢,保证喂饱你!”-
  吕新不顾白艳妮可能窒息的危险,用力按住她的头,逼着她把精液拼命往肚子里咽。-
  又是一炮,一股粘稠的精液射在了白艳妮的嘴里,精液塞满了白艳妮的嘴,少许的白色粘稠液体从她的嘴里溢出,在白艳妮的嘴角形成了一条乳白色的线……
-  射完了这一次,吕新把阳具从白艳妮的嘴里抽了出来,白艳妮刚深吸一口气。
-  吕新居然对准她的脸又射了一次。精液全部留在了她的脸上。吕新那巨大的肉棒终于软了下来,白艳妮此刻也没有了羞辱的眼泪,她已经精疲力尽了,被吕新放开的女警官侧身瘫倒在地板上。吕新一边拿面巾纸擦拭着自己的下身,一边笑着挑逗白艳妮:“骚警花,满足了吗?真是个天生让人干的尤物,好久没有操一个女人操的那么爽了。你做爱之后,那疲惫的样子还真是性感啊……”-
  说话间,门开了,把吕新吓了一跳,原来是吴锦打开锁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