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玩乐的小天地
我玩乐的小天地

我玩乐的小天地

我通过中介,在近郊地区找了套一房一厅的房子,租了下来,里头的家俱我全都不要,全部买新的。我这不是给谁住,而是我自己用的,当然,只是用来当作玩乐的地方,反正房租一个月也不到千元,算什么呢?
-
-等房子搞定之后,我用那个地址从网上订购了许多情趣道具,然后在下班时来到最初的那个巷子,我不喜欢去夜总会找,那里没有不透风的墙,遇到熟人的机率太大了。只见我第一次找的小姐仍在那里站着,我叫上她驱车前往租来的房子。 -

-一进门:「哇!真是漂亮!」那小姐惊叹起来。 -

-漂亮,当然漂亮啊,都是我自己选的东西,从床到沙发、电视,全是。 -

-我径直推着她进洗手间,说:「你先洗洗吧」。 -

-我则在床上抽烟。等她洗完澡,我看到她批着浴巾出来,走到我的身边浴巾松开,露出一个赤条条的身子来。她上了床来,靠在我的身边,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
--
我摸着她的奶子,说:「叫什么名字啊」?
-
-「莉莉啊,做我们这行,有什么名字,还不都是莉莉啊、咪咪呀什么的」「别这么没有诚意嘛?又不是生客,我原本还想跟你谈生意,你居然这样的态度,真是没有职业道德啊?」「哟,职业道德?你倒会消谴人啊?」小姐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还捶了下我胸口。 -

-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用手摸她的阴毛,又问她:「怎么样?告诉不告诉你真名呢?」「才不呢?」
--
「不,那我可不给钱,说,你说不说,不说信不信我揪下来。」说着,我揪住了她向根粗黑的阴毛。 -

-「不要。不要,快放开」。 -

-「那你告诉我你真名嘛?」 -
-
「好,好吧,你可真变态,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变态,说得好。快说」。
--
「黄美娜」 -

-「哦!你叫黄美娜啊,」我揪了揪她的阴毛,说:「这就是黄美娜的的阴毛啊」「你变态」,她尖叫着狂笑着甩开我的手,翻滚着身子。我抓住她的双脚把它们扳成「M」字,脸对着她的阴户端详起来。
-
-黄美娜忙用手掩住两腿中间,说:「不要这样看,你不是说要跟我谈生意的吗?谈什么生意?」我支起身子,躺在她身边,手摸着她的奶子,说:「那天我第一次找你的时候,穿白衣服的那位是谁?」「我堂姐啊,黄美蓉」。
-
-呵,真是直性子,连名字都出来了。我心里想着。
-
-「你们姐妹一起上阵啊?」
-
-「是啊,我们同村的,从小一起长大的,住的房子就隔几间,初中毕业后就一起出来了」。
--
「她现在在哪?」 -
-
「不知道,没准刚出来呢,她这人就这样,每次都爱拖拖拉拉」。 -
-
「要不,叫她一起来?」 -
-
「想玩一龙两凤啊!我看看」。黄美娜拿起电话打了过去。不一会儿,有人接了,她用我听不懂的方言说着,然后她问我地址,我告诉她了,她说了两遍就挂上电话了。 -
-
「行了,她要过来了,不过估计得半个小时吧,现在才八点多,交通黄金时段堵车」。 -

-「好!我们先玩玩吧!」 -

-黄美娜听我这样说,爬起来帮我脱衣服。我说先别忙,我也想玩点花样。
-
-她吓了一跳,说:「可不许重口味啊!」 -

-「放心」说着我让她的左手从头顶扭到身后,将她的右手从腰部扭到身后,两只手交汇成「苏秦背剑」的样子,我拿出绳子把她的两只手腕捆在一起。这样的捆法从正面看非常有意思,她的两只奶子一边高一边低,左边腋窝的腋毛舒展成一大片,整片腋毛从侧面看像个扇型。 -

-「跪下来,帮我口交」我命令她。 -

-黄美娜听话地跪在我身前,我掏出硬涨的鸡巴带上套子,坐在床上,让她含住,吮吸起来。 -
-
在她吮我鸡巴的时候,我的脚趾头不断地在她的阴户撩动,我感到那里被我弄湿了。 -
-
她足足跪着吮我的鸡巴有十来分钟,我决定继续玩别的,我抓住她的头发,让她吐出嘴里的鸡巴。然后我拿出几条加粗的橡皮筋,想把她左边那个奶子整个束住,但是那个奶子是被吊高的,束了几次才束住,我再把她右边的奶子也束了起来,两个奶子被我一束,变得格外硬挺。 -

-用手拍几下,弹性十足,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拿出一条橡皮筋,我一手抓住她左边的那丛伸展开的腋毛,用手搓了搓,搓成一大股的样子,用橡皮盘几个来回地束,最终,把她的腋毛束成了一束,看起来滑稽极了。 -
-
这期间,黄美娜一直问我,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问得我烦了,到外面厅里拿来她的内裤,一把塞进她的嘴里,然后推着她,让她跪在床,脸贴着床,屁股高高挺起。 -
-
我看到了她的黑毛成丛的阴户和肛门,我解开我的皮带,轻轻地鞭打她的两腿之间的中缝。每打一下,都可以听到她的呻吟声,虽然是轻轻地打,不过打不了几下,她的阴户红了起来,不过因为浓密的阴毛遮住了,看得不是很清楚。
-
-在不断的鞭打中,看着她被我打得红红的肛门口,我越发的亢奋起来,我扔掉皮带,用手轻轻地划弄她的肛门口,那里的褶皱很多,因为被鞭打,显得纹路更深更大我真有种插入的欲求。不过我不想这么快地操她,因为还有一个女人在后面可能马上就要来了,如果在她来之前我泄火了,等一下玩弄起来恐怕会打折扣。 -
-
我翻过黄美娜的身子,让她仰躺着,我用力捏她被橡皮筋束得高高的奶子,揉弄起来那感觉比没有束橡皮筋要爽上十倍,尤其是她的奶头,变得更加地硬挺用手弹去,颤颤微微地,舒服极了。
-
-我坐在她的身上,用她的两个奶子夹住我的鸡巴,开始乳交,我合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切。说实话,我是真想泄出来啊!
-
-乳交了不一会,她的电话响了。我想一定是黄美蓉,一看来电名字,果然是她,我掏出黄美娜嘴里的内裤把手机递到她的耳边接通了电话,就听黄美娜说用方言说着话,虽然我听不懂,看大概可以明白她在告诉我就是这里的意思,我挂断了电话。黄美娜说:「到了,在楼下,求你了,放开我吧」。
--
我淫笑着看着她,说:「不,等一下才有好戏唱呢」。说完又把内裤塞出她的嘴里,让她的双腿摆着「M」型,一幅待人操的样子。 -

-然后我拉上自己的裤子,关上房门到客厅。我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
-
门打开,黄美蓉站在我的面前,说了声:「你好」。 -

-我让她进来,她穿着仍是白色的衣服,不过是风衣,而不是背心短裤了,天气毕竟冷一些了。我帮她脱下风衣,里头却就是背心短裤了。 -

-「那个女孩子呢」。 -

-「你妹?」。
--
「啊,她连这都告诉你了?」
-
-「是啊,她什么都告诉我了,我还知道你叫黄美蓉呢」。
-
-「啊!这个小贱货,真笨」。她脱口而出。
-
-「哈哈,告诉我你的名字怎么就笨了呢?头回生二回熟嘛。」我笑着说。 -

-「她在哪呢?」 -

-「在房里爽呢?来,要不要先洗个澡?」
-
-「好吧」。 -
-
我要帮她脱衣服,她躲开了,迳自跑出洗手间「这小淫妇倒挺熟门熟路的」我心里想。趁她洗澡的时候,我去房间里,带上套了,掏出黄美娜嘴里的内裤,正想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让她含着。
-
-黄美娜一歪头闪开了,她皱着眉头说:「求求你了,解开我的手吧,这种姿势真的太难受了」。 -
-
我摸了摸她的奶子说:「做梦,这样玩才爽」说完,将鸡巴插进她的嘴里,黄美娜无法闪避,只好为我口交,真是舒服啊! -

-等我听到卫生间的水声停住时,我估计黄美蓉应该是快洗好了。我拿起那件内裤,继续塞进黄美娜的嘴里,然后拿出一卷绳橡皮筋和一个双头的塑胶阳具,关上房门到客厅等她。 -

-不一会儿,黄美蓉在卫生间里说:「有没有浴巾,拿一条给我」。
-
-我敲敲卫生间的门说:「开门,在这呢」。
--
门栓一拉,门开了道缝,我一把推了进去,手上可没有什么浴巾。黄美蓉吓了一跳,叫了一声,双手掩住胸部的乳房,又忘了下身,忙用一支手去掩住下身的阴毛,我抓住她的手腕说:「怕什么?等下还不是要脱光的」。 -
-
我这一说,大概也使她镇定了下来,她说了句:「你真坏」。就任由我抓住她的手拉开来,露出了她的身体。 -

-她的乳房也是丰满型的,可以说和黄美娜不相上去,真不愧是堂姐妹啊。不过她的乳晕没有黄美娜的大,但是颜色略深一些。她的腋下也是毛乎乎的,不过没有黄美娜的多,下身的阴毛也是。我拉着赤条条的她来到客厅,我说:「我们玩点好玩的」。
--
「SM」。 -
-
「是啊,小小的SM才有意思」。说着,我拿出了绳子。
-
-她倒是很配合,一下子就把双手背到腰后,准备让我反绑着。但是我并不是这样绑她,我像绑黄美娜一样,把她的双手「苏秦背剑」式的绑在身后,不同的是,黄美娜是左手举到脑后,右手扭到腰后,而黄美蓉则是右手举到脑后,左手扭到腰后,两个正好对称。 -

-这样一绑,黄美蓉腋窝的腋毛也舒展成黑乎乎的一大片,接着我又用橡皮筋把她的乳房束了起来,伸展开的那丛腋毛也照样束成一束。最后我拿出了双头的阳具扒开她的阴唇,迳直插了进去,再将扣子在她身后扣紧。 -
-
大功告成! -
-
这时,黄美蓉居然惊讶地说:「你该不会让我干你吧?」我边捏她的奶子,感受着被束起来的感觉,边说:「干我?神经,你马上就知道要干谁了,走」。 -
-
我打开房门,推着她进到房间,她一下子看到了被几乎绑成同样姿势的堂妹黄美娜,她吓着惊叫了一声,黄美娜也看到了被绑成几乎同样姿势的堂姐黄美蓉她也同样惊呼了一声,不过她的嘴被内裤塞着,叫不出声来。 -

-我推着黄美蓉上床,让她跪在黄美娜的双腿之间。姐妹俩明白了我的意思,一个拚命摇头,一个连声说:「不,不,我不干这样的事」。 -

-我按住黄美蓉的腰,强行将她腰间的假阳具抵到了黄美娜的阴户口,我用劲一推,进去了。我一松开黄美蓉的腰,她就立刻抽身想退出来。我火了,拿过我的皮带,「啪!」的一下抽在她的屁股上。痛得她惨叫一声,腰一挺,又插进去了。 -

-「操她」我命令着,「啪」又抽一下,黄美蓉没办法,只好像交媾一样一挺一挺地,让那个假阳具在她堂妹的阴户里抽动,那阳具是双头的,还有一头就在黄美蓉的阴户里动,不一会儿,两个人的阴户都湿了。我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尤其是看她们两个人被我绑成的姿势,感觉血脉喷张啊!
-
-我将黄美蓉嘴里的内裤掏出来,将龟头顶在黄美娜的嘴巴上轻轻地动了几下插进她的嘴里,黄美娜大概也被她堂姐的假阳具操得兴致大发了,她一口含住,用力地吮吸起来。 -
-
我双手握住黄美蓉的两个奶子,头靠上去叨住了其中一粒奶头三个人成了一个三角形,黄美蓉兴奋地叫起春来,在一片淫糜的气氛中,我达到了性高潮,精液喷涌而出,可惜我是带着套子的,因为她们是风尘女子,我可不敢冒风险啊! -

-我喘着粗气,伏在黄美蓉身上,射了精的鸡巴依然在黄美娜的嘴里,她的舌头仍意犹未尽地一舔一舔,弄得我心痒痒的。当我翻身下来,黄美蓉「哼」的一声,整个身子伏下来,趴在黄美娜的身上,四个奶子紧紧地贴在一起。 -
-
我解开黄美蓉身后绑着假阳具的带子,将假阳具抽了出来,天哪!两个人的淫水流了出来将床单都打湿了一大片,两丛粗黑的阴毛搅得乌七八糟的。我推开黄美蓉,让她也仰躺着,再轻轻地剥下鸡巴上的套子,将精液倒在黄美娜毛乎乎的阴户上,然后我抓住黄美蓉的头发,将她拖过来,脸对着黄美娜的阴户按了下去,我喝道:「舔乾净,咽下去」。 -
-
黄美蓉拚命的抵抗着,不知道是她接受不了去舔她堂妹的阴户还是喝我的精液,我不管她,拿起皮带狠狠地抽在她的背上,抽了两三下,她屈服了,我看她伸出了舌头,在我面前乖乖地将我倒在她堂妹阴户上的精液舔得乾乾净净,并且吞了下去,至此,我才放过她,我用手抚弄她向后翘起的雪白的屁股,用指头划过中间那道深沟,让她不由得颤动起来。
-
-「真是淫贱」我暗骂着,心里同时感到一种变态的快感。
-
-三个人休息了片刻,黄美娜说:「求求你了,放开我吧,痛死了」。
-
-「是啊是啊,不要再这样绑了,真是很酸很痛啊!」黄美蓉附和着。 -

-我得意地笑了,爬起来,揉了揉黄美娜的奶子,然后将束在上面的橡皮筋解开来,再把束住她腋毛的橡皮筋也解开来,顺手搓了搓她的腋毛,最后才解开她身后的绳子。一解开手上的绳子,黄美娜如释重负,她长吁了一口气,揉着手臂和手腕,嘴里喃喃地说:「真没见过这样子绑人家的,真是好变态啊」。 -

-我哈哈地笑了起来。
--
黄美蓉在一旁说着:「快点,放开我啊」。 -
-
我放开束她腋毛的橡皮筋,正想放开束她奶子的,转念一想,又放弃了,我解开绑她手的绳子,只听她「哇!」的一声,两只手赶快从后背缩回前面去,我扑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两只手扭在腰后又用绳子绑了起来,她大叫着「不要,不要」,我才不管她呢。 -

-很快,我绑好了她,让她翘着屁股趴在床上,我从后面看她的股间,越看越觉得亢奋起来,尤其是她长着几张细毛的肛门紧闭着的样子,令人有忍不住想撞开的冲动。 -

-我跪在她的身后,用手指轻轻勾动她的肛门,她扭动着身子闪避,可越是闪避越勾得我慾火如焚,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弄过女人的肛门,可是此刻我真是有很强烈的这种慾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几乎不带套地就想插进去了。不过,不行啊,危险啊! -

-我跳下床,从抽屉里又拿出一个套子,递给黄美娜,说道:「帮我用嘴带上去」。 -
-
黄美娜把套子放在嘴里,嘴巴轻张着,我将龟头顶在套子上,慢慢地插入,她双唇用力夹住我的鸡巴,又让它缓慢插进她的嘴里,终于带上去了,我爬上床跪在黄美蓉的身后,龟头顶在她的肛门上,轻轻插了一下,她闷哼了一声,整个身子往前一挺,闪了开去。
-
-看来不是那么好插进的,我抓住黄美娜的头发,把她揪过来,脸对着黄美蓉的股间,喝道:「舔湿它,快点」,说着我把她的脸按在黄美蓉的屁股间,黄美娜不得不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黄美蓉的肛门,很快就被舔得湿湿的了,我推开她,将硬挺冲天的鸡巴对着黄美蓉的肛门插了进去,这下顺畅得多了,很快连根尽没了,我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抽,渐渐地越抽越快,越抽也越顺起来,终于,我完成了对一个女人的鸡奸,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鸡奸女人,感觉欲死欲仙啊!
-
-射精后,我拥着姐妹俩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清晨起来时,两姐妹再次为我口交一次。 -
-
那天,花去了我一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