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做我的女人
做我的女人

做我的女人

几年前我在大学认识了张瑞。我和她不在一个班。但是,她和学校里的混混常在一起玩,因此我经常能看见她在学校的角落出没,而且知道了她的名字,只是她并不认识我。她留着齐刘海的短发,长得不高,但是身材看起来非常舒服。
- 我还记得第一眼看到她的情形。那天我在操场上打球,张瑞和几个男孩站在学校的墙角聊天。她穿着黑白条纹的上装和一条简单的牛仔裤。衣服的领口很大,她白皙的肩膀、后背和胸口露了出来。
- 我发现她里面穿的是那种像兜兜样的内衣,而不是胸罩。就是简单的一块布,有几根绳子系上那种。其中一根绳子在颈后系了一个结。我一直觉得女人穿这种内衣非常性感,总想去为她解开那个结,然后隔着那薄薄的一层布挑摸两个乳头。
- 当时我还没操过女人,但是已经看过很多a片,每天都要手淫。我也渴望一段纯洁的爱情,可是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对性交的无比邪恶的欲念,那是从生殖器迸发出来的无限的力量。那时的我被这种力量所驱使,每天都无比焦躁。
- 为此我也做过一些疯狂的事。比如,在教室、公共厕所、公交车上手淫等等,可是一直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我觉得我没有勇气去做。那些纯洁的女生或许可以追到手,但是不一定能操。我也不喜欢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可是那些熟女骚女我又没勇气去泡。
- 就在这时,张瑞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她的长相、身材是我理想中的性爱对象,性格看起来也不错。最关键的是,她既不是那种纯洁的女生,但是又不像学校里其他那些骚女孩一样。
- 我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的身体一定是有欲望的。但是她并不像别的女孩一样喳喳呼呼,在一群混混、骚女和校鸡中显得特别安静,但那种气质已经深深地迷住了我。然而,一开始并不顺利,因为我找不到机会让她认识我,我们之间很难找到那个交集。我也不是擅于搭讪的人。苦恼的我只好继续每天手淫。-
事有转机。一次,我到教导处交档案,教务处里没人。看着柜子里一排排团员档案,我灵机一动。于是,我毫不费力地找出了张瑞她们班的档案盒。果然,在里面找到了张瑞的申请材料,上面有她原来学校的资料和家庭信息,我全部认真地看了一遍。
- 上面还贴了一张彩色登记照。我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地把照片撕了下来揣在兜里。走出教导处,我心情十分激动。不只因为得到了她的照片,而且想到了认识她的方法。
- 我揣着她的照片,想象着她校服下的肌肤,下身迅速地硬了,满脑子都充满了和她做爱的画面。我迟疑片刻后,马上向学校的厕所走去。厕所里面的隔间是半封闭的,也没有门,但是我还是经常在这里手淫,只要隔间的一米多高的墙挡住我的下身,我就不怕有人在旁边。
- 这次,厕所里没有人,因为是午休时间。我干脆大胆地来到小便池,掏出鸡巴开始套弄,然后拿出了张瑞的登记照。照片上她穿的也是低胸的,露出了很大一片前胸,非常性感。我将鸡巴对着照片,想象着张瑞跪在我的面前给我口交。这让我非常刺激,浑身发热,如果这时有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直接操爆她。-
突然,感到一阵痉挛和发麻感,一股精液射了出来,直接将整张登记照糊住了,我又用手使劲捏了几下龟头,又射出几股精液在瓷砖上。我舒服地叹口气,从兜里找出餐巾纸擦干净张瑞的照片。-
我把刚射完的鸡巴放回裤子里,虽然刚射过,可是鸡巴还是很硬,直直地撑起裤子。我懒得等,想着午-休外面也没人,就径直从厕所走了出去。下了一层楼,转过拐角,走到了走廊上。-
突然,我的身体还在走,我的思想却呆住了:张瑞正靠在走廊的墙上。但是她既没有和别人说话,她就一个人,也没有玩手机或者拿本书,而是就这样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所以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她直接看向了我。虽然隔着裤子,可是我勃起的鸡巴还是十分明显,张瑞扫了我一眼后迅速地低下头去,有点尴尬的样子。-
我心中又惊又怕又喜,但最后还是镇定地从她面前走过。走过了几米后,我鼓起勇气回头看她,没想到她也在看我,用一种很感兴趣的眼神。目光相遇的时候,她有点害羞。
- 那天晚上,我马上找到了万菲。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跟我一样大。她笑着问,哟,找我有什么好事啊。我微笑了一下说:“你小学校有个叫张瑞的,你认识吗?”“张瑞?一个班的我们,你?”没想到我撞了大运了,既然是一个班的就好办了,我想。
- 我用了一个最傻逼但是对于我来说最有效的方法。我让万菲帮我给张瑞递一封情书。情书我是真心写的,我把我心中对张瑞的渴慕完完全全地写出来,只要不带有明显地性的成分就行了。我当然夸了她的美丽、好身材。也表达了我一天看不见她就不能活的心。这些其实一点都不夸张,是我内心的真实写照,只是写的文绉绉罢了。-
中间的其他过程我也不想再叙,我和张瑞开始短信联系,但我还不敢直接去她们班找她。来来去去一个多月,我和张瑞终于能当面交流一番了。-
周日,我约了她出去玩。在公园里、街上逛了几圈,很容易我就牵到了她的手。她果然不是那种女生,也没有害羞什么的。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十分柔软。女生的手其实胖瘦不重要,只要柔软,就十分性感。
- 牵着她的手,我竟然发现我的鸡巴开始充血。我知道,我一刻都忍受不了。镇定之后,我提议一起去吃饭。我选的是一家小饭馆。这地方十分别致,装修挺古谱,是一对年轻夫妇开的小店,有简单的家常菜,提供啤酒和白酒。-
于是,她喝上啤酒,我喝上白酒,不一会我们就聊得很放开了。她笑着说我这个人挺不错的,至少在喝酒上对女生显得够豪爽,又说她也是个挺爽的人。我说:“那我们俩相处就直来直往,行吗?”她说:“行啊!我身边还没这样的朋友啊!”我又笑着问她:“那有这样的男朋友吧?”她沉默了一会,我发觉她已经有些醉意。然后她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你,就你好吗?”-
然后她转过头,等待我的回答。我立刻站起身来,踏着半醉的脚步来到她身边,坐在她身旁,右手搂住她的肩膀,左手将她的脸扒过来,将我的脸凑到她面前说,我的女人,你,做我的女人。接着,我直接猛烈地吻了下去。我感到她那湿润的嘴唇紧贴我的唇齿,她身体的热气散发到空气中,她的乳房贴着我的胸膛。她发出一阵娇嗔,微张开双唇。-
我见机将舌头伸入她的嘴,用力挑她的绵舌。我用整张嘴包住她的唇,热情地吻着她。我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在她的肩膀、脖子、下巴上抚摸游走,因为这些地方对于第一次接触的女性来说并不让她们抗拒,所以我没有一开始摸她的胸和下身。
- 渐渐地,张瑞开始回应我了。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眼睛充满欲望地看着我。她抽出手,轻轻地撩拨一下头发,紧紧搂住我,把乳房往我身上蹭。突然,她竟直接将手放向我的下身,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早已无比坚挺的鸡巴。
- 这种感觉简直太棒了。我感觉突然自己分泌出很多肾上腺素。我快速地从她的下巴,一直吻,吻到颈,吻到肩膀,再吻到前胸。她用力抓了一下我的鸡巴,对着我的耳朵说道,来呀,胆小鬼。
- 我如打了一针强心剂,立刻将两只手同时伸进她的上衣,抓住她的两个乳房。隔着那一层薄薄的内衣揉搓着她的咪咪。我毫不留情地用力抓着,很快她的乳头就硬了。-
我听说个子小的女生很容易湿,因此我想她的下面一定是泛滥了吧。想着想着,我的满脑子里都是精虫在爬。我按着她的乳头,她捏着我的龟头,我陷入想象:她的阴唇已经濡湿,阴道里面嫩嫩的,粉粉的,淫水不断从那里产生,全部是滑滑的。我们此刻已经进入了不用言说的和谐状态,我带着她去七天开了一间钟点房,五十九块钱的。-
张瑞坐在白色的床单上,前倾着身体,脸上微微泛红,有点疯地对我笑着。我一跃而上,一把把她摁在床上。我的手抓住她的肩膀,用力下压让她动弹不得。她扭过头去,我就抽出一只手把她的下巴掰过来。接着,我坐在了她的身上,迅速脱掉上衣。-
张瑞又笑着说:“我的男人,来啊!”我不等她说完,又连外到内脱下所有的裤子,我的鸡巴也跳了出来,竖在她的小腹上方。她那白皙的双手立马抓住我的鸡巴,用力地套弄起来。我便一手开始揉她的胸,一手直接伸进了她的小内裤,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两个指头插进她的阴唇。-
她果然完全湿透了,进去都感觉不到阻力。我又抽出手指,轻轻地在她的阴蒂旁画圈,惹得她直抖,然后又猛地将两个手指全部放进阴道,然后突然开始扣她的g点附近。-
她先是将双腿夹紧,但是马上又松开,身体在床上扭动,嘴里发出一阵阵不自主的呻吟:“啊,我要,你的鸡巴这么大,我不要你的手嘛,啊,啊,恩,快来,快一点!哦!操我吧,我的男人,啊!快进来,快来插我,啊,我不是处女,但是我,啊,我是你的,只要你要我我永远是你的,我要做你的小骚货!插我啊!”-
原来女人发起骚来这么贱,我此时就像昏天暗地中的一个巨人,顾不得这个世界的样子,无论是肮脏、繁华,我只想操逼,只想进入张瑞的阴道,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操女人,我激动到毫不顾忌地大声狂吼起来,这是人的兽性本能。此刻已然失去一切理智,我疯狂地撕开张瑞的衣服,脱下她的裤子,一把甩到了窗户边上。
- 我也顾不得拉窗帘什么。我将张瑞放到床的中间。当然,此时的她已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我用手按住她的双肩,大喊一声:“老子干死你你个婊子!”她的眼神放出一阵迷离的情欲,简直骚到无法形容。接着,我又抓住她的两个脚踝,分开她的双腿。-
时间,世界,人生,鸡巴,这四样东西在静止了一秒后,开始了一次猛烈的战斗。我高高举起张瑞的脚,她的逼便张开在我面前,上面闪烁着晶亮的水光。我可以闻到一股淫靡的味道,那是她不断流出的淫水。我将手从她的脚踝开始向下移动,知道大腿内侧。然后,用大拇指毫不客气地拨开她的外阴唇,露出那粉红的阴道口。
- 好了,一切都好了。她不是处女,我早就知道,不必她说,我想要的只是要操、操、再操!我跪在那骚逼前面,将龟头贴上她的阴毛,左右上下碰了几下,调整好方位,微微将腰一挺,龟头就进入了张瑞的阴道。然后就会感到她的阴道的包裹里和阻力,我慢慢蠕动,开始缓缓抽动鸡巴。
- 我感到在抽动了十几下之后,阴道突然变得更滑了,我还能感到阴道壁在搐动,我一刻也没有迟疑,手勒住她的脖子,屁股向前一用力,一下子直接插进她的小穴深处,瞬间顶在了她的花心。由于没有带套,我的龟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阴道底部的样子。那里空间非常大,中央的花心凸出来,上面有一个光滑而有力的子宫口,就像另一个大号的马眼一样。
-“啊!啊!好爽,啊!恩来啊!啊!”张瑞在我触到花心的那一刻紧皱起眉头,身体也紧绷起来,小腹到胸部都向上挺起,她越是这样,我越要用力地搞她,我知道她是个淫女!我把鸡巴插到底后,并没有抽查,而是上下左右乱动。
- 女人受不了这招,张瑞被弄得直喘,手也扣住我的后背。我感到她的淫水已经把我的下身、屁股和我们身下的一大块床单全都沾湿了。
- 要开始了,疾风暴雨般。我握住她的小蛮腰,也就是手卡在她盆骨上方处,缓缓抽出一点鸡巴后,剧烈的抽插在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开始了。
- 啪啪啪啪啪啪,她的淫水四溅,我的鸡巴的每一寸皮肤都受到她的小穴的摩擦。她的手握成拳在床上不知往哪放,表情更是早已狰狞,她后仰着头,浑身更加紧绷了,她的乳房立得高高,并随着我的抽插而一抖一抖。-
“恩啊!”“我操死你个骚逼婊子养的!骚逼张瑞!你个淫荡的骚货!”我说着,心里无限满足,也无限渴望,爆发出更快的频率。我抱住张瑞的屁股,将她翻过身来,采取后入的姿势。-
于是,每一下都又紧又深,每一下她都发出歇斯底里的浪叫,每一下我的会阴和小腹,鸡巴周围的身体都和她的屁股发生激烈碰撞,发出无比淫荡的啪啪声。
- 我知道我要了,就在这时,她的叫声突然变得很尖:“我要去了!我要爽了!厉害,你很厉害!你好强!你要把我送到高潮了!啊!恩啊!你第一次就要让我这么爽了!我受不了了!啊!”她的淫声浪语像一把软毛刷刷到了我的敏感神经,我感觉我的全身血管里流淌着滚烫的精液,随时要爆出来一般!
- 我知道要射了,而且我成功地要把张瑞这个骚逼操到高潮了!我两手又抓起她的双脚,把她翻过身来,在把她的双脚夹紧,但是我一直没有拿出鸡巴,一直在插她,她的淫水不断流出,十分润滑,以致我将她双腿夹起来之后还能顺畅而紧致地抽插,简直爽爆了,而这时的她已经发不出声了,浑身开始颤栗。-
我把她的双腿抗在我同一侧的肩膀上,她就这样斜躺在我身下,她的双腿夹着鼓鼓的逼,而我的鸡巴就在其中抽插,整个床都在上下颠簸。-
一股精液,一个骚逼,一个坚硬充血的鸡巴。一种泵射感,清晰地感到精液流经尿道,从马眼注射进她的逼,我顶到最深处。“额啊!我来了!啊!”-
我们抱在一起,两具躯体在发抖,精液和淫水在下体泛滥。我感到空气的凉爽和张瑞全身滚烫的温度。我的世界,她的世界,都开始不同——要是没有这一炮,我们原本人生的形态又是如何呢。我吻着她的下颚,她满足地看着我,抱着我的头。
- 从回想中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带着醉意走在一个铁路涵洞中。在走出涵洞的一瞬间,我感到喷薄而出的朝阳射向我,而我的生殖器也坚挺着。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