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亲穿的很暴露
母亲穿的很暴露

母亲穿的很暴露

进到屋子里,姨夫问‘刚刚从厨房忙完的’外婆:「娜佳呢?她在干什么?」
-外婆真不愧是母亲的母亲,也是那么的沉稳冷静,一点刚才激情过的痕迹都没有, -
「谁知道?她说她要回去拿些东西,可到现在呃,将近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回来。」
-姨夫也只是问问,他摇了摇头,便帮外公把一箱啤酒搬到厨房去了。看外公和姨 -
夫都不在屋里,我悄悄地来到外婆和母亲这对美丽的母女花身后,双手齐出分别
-抓了她们那肉感十足的大屁股一把,她们吓了一跳,竟然动作统一的转身瞪了我 -
一眼,不过那眼神里更多的是情欲了!
-  不一会儿的功夫,姨妈回来了,不过,她的打扮却让我有些吃惊。她本来是
-穿着黑色的礼服外面套着呢子大衣的,但此时竟然变成了裘皮外套下面,一身火 -
红性感的紧身服来!在紧身服的雕琢作用下,她那比之母亲毫不逊色的身材显得 -
更加诱人,巨乳更加突出,而丰臀也更加高翘了。 -
  「哦……娜佳你这身打扮真是漂亮极了……」母亲赞美的话说出来总是十分 -
自然,丝毫没有做作的感觉。姨妈显然也是很高兴得到夸奖,她主动的将眼神看 -
向我,我也跟着说:「姨妈这身打扮走在街上会造成交通阻塞的……」姨妈更加
-得意了,不过,外婆好像对姨妈的穿着不太感冒,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太多的什么, -
只是说:「好了,脱了外衣,我们准备吃饭了!」姨夫对姨妈这样的表现更加不
-满,我分明听见他鼻子了冷冷的哼了一声,大概是碍于我们在场,便转身坐在了
-外公身边,和外公一起端起伏特加给自己满上了。看来他也是个酒鬼!想着我和 -
母亲坐到了座位上,外婆和姨妈将菜端了上来。
-  外婆准备的饭菜很丰富,不过,跟中餐比起来,所谓的俄式大餐实在是简单
-多了。至少在我看来除了炖牛肉就是烧鹅,不过,我对烧菜本来就不在行,所以 -
也就没太注意这些。不过,倒是餐具很讲究,银光闪闪的餐盘刀叉,我真奇怪,
-外公这个酒鬼怎么没有把这些拿去换酒喝,而是把母亲买个了父亲?不过也幸好
-他这么做了,不然我就不能出世,更加没有见现在的一切了,想到这些,我还要 -
感谢他了! -
  想到这里,我端起酒杯,对外公说道:「亲爱的外公,感谢你让我母亲嫁给 -
了我父亲,不然世界上就没有我这个人了,我敬你一杯!」说完,我做了个请的 -
动作,然后将酒一饮而尽,外公也顾不得我的话是好话还是恶言,也是笑着将酒 -
一饮而尽了。 -
  母亲知道我真正想说什么,她有些还有又有些骄傲,轻轻的用胳膊顶了我一 -
下,我知道她是在和我亲热了。不过,正当我要和她进一步当着大家的面,偷偷
-调情时,我竟然发现姨妈正在看着我们这边,她那火热的眼神显得欲望十足,而 -
她眼睛看着我同时用舌头舔手中高高的酒杯的动作实在是令我咋舌!幸好她是我 -
姨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勾引我呢! -
  但我看到姨夫时却更加意外,他大口的猛喝伏特加,不时的却在用眼睛瞪姨
-妈,看来,他们真的有问题!不过,这一切都是需要观察的,因为在表面上,大
-家都是谈笑颜开,一团和气的。
-  一顿饭吃了足有两个多将近三个小时,外公先是喝多了而酒气熏熏的向我们 -
道歉后,回房间休息去了。而姨夫也有些喝醉了,他也是告辞后就开车回去了, -
根本没有搭理姨妈,而姨妈也显得毫不在意,外婆没有对姨夫的行为反感,但是 -
明显不喜欢姨妈,还几次催促姨妈回去。 -
  对这一家人我越来越有兴趣了,想想姨妈今天一天的表现,以及姨夫还有外 -
婆对她的态度,我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而当我要将这个想法跟母亲交流时, -
母亲竟然也是眼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又看看姨妈,便似笑非笑将脸转开了!
-  我大胆的想,恐怕今晚又要有更大的收获了!
-          
-  看着姨妈如一团红云般的样子,我嘴角露出了淫笑,外婆和母亲在收拾桌子,
-而姨妈却总是投机取巧的,不是搬凳子就是照照镜子,不过,她最主要的还是在
-我面前骚首弄姿。餐厅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她故意的在我面前转来转去,大屁股
-一个劲的扭动,本来紧身衣已经将她身体曲线衬托的非常夸张了,可她还这么故 -
意显摆自己的身体,我顿时感到自己阳气上升,好容易在外婆和母亲身上发泄差
-不多的欲火又开始死灰复燃,熊熊燃烧起来!不过,我已经明白母亲的态度了,
-所以,也就不再掩饰,而看到我裤子上那高高凸起的帐篷,姨妈竟然高兴地摇头 -
晃脑的唱起了歌来。
-  母亲和外婆收拾好了一切从厨房出来,她们却看到我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
-而姨妈却在我面前照着镜子,只是我那肉棒顶起来的帐篷却没有丝毫的收敛,依
-旧高高上挺似乎是在展现自己实力似的! -
  外婆有点要发怒似的,她对姨妈说:「娜佳,这么晚了你应当回去照看一下
-柯尔金了,他喝醉了酒,这时候应当需要照顾呢!」虽然说得空气,但明显是在 -
哄姨妈离开了,可姨妈却不慌不忙的说:「好了妈妈,你知道的,他喝醉了除了
-撒酒疯就是睡觉,我要回去面对这些吗?」姨妈不等外婆再说什么,她对母亲又 -
说:「莉娜这么多年没回来了,我想和她说说话,不会打搅你的!」说完看向母
-亲。母亲笑着对外婆说,「我们是要好好聊聊了……」外婆还想再说什么,可看
-到母亲那示意她不要再说的眼神后只好无奈的摇摇头,不再说什么了。 -
  我知道今晚会有丰盛的大餐,便对母亲说:「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
-然后突然走到姨妈身边,看似绅士的亲了她鲜红的嘴唇一下,手又大胆的抚摸了 -
她那风骚的大屁股一下,跟她说了晚安。接着,在她有些受宠若惊似的眼神中,
-我同样走到外婆跟前,吻了她一下,不过,却是舌头都伸到了她的嘴里,仔细的 -
品尝了一下她嘴里的香津,再拍了她大屁股一下后和她道别上了楼。楼下,母亲
-和外婆姨妈母女三人竟然一起仰望我上楼,然后才坐回沙发,开始「亲热的」聊
-天了。
-  我回到房间,脱下自己的外衣,却没有立刻上床,我根本就不困,面对这么
-多美肉熟妇哪个男人能安心睡着一定是有问题! -
  站在门后,我偷听着她们的谈话。 -
  「莉娜,说说吧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姨妈先开口问母亲,「听说中国这
-几年不错,那边到底有多好?」「恩……还算是不错吧!」母亲故意吊姨妈胃口,
-「我现在有三处公寓,还在中国各地有四五处别墅,另外……还有几家工厂和公 -
司。」看着姨妈和外婆吃惊和羡慕的眼神,母亲却还炫耀着说:「离婚时他还给
-了我大约三千万人民币和五十万美元的存款,不过现在生意不错,我也用不到这
-些的。」她侧着头,像是小女孩一样天真的想了想,说:「离婚时小满是判归他 -
父亲的,而我只是私下里替他父亲照顾小满,不过,他父亲每年会给我五十万人
-民币的生活费和二十万的学费。还有就是那几辆汽车是给我了的,大概是四五辆
-吧,我也开不过来,没太注意。」 -
  「哦……那你的生活不错呀!」外婆眼睛立时发亮,而姨妈更是妒忌的可以,
-「那你为什么不再找个男人?你还很年轻呀?」姨妈试探着母亲,显然,她是想 -
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可以捞到些好处。外婆刚要责备姨妈,母亲却毫不在意的说 -
:「是的,我还年轻,不过,娜佳!」她反问姨妈说:「柯尔金现在应当也不怎 -
么样了,你为什么不离开他去找个更好的男人呢?」姨妈竟然被她说得一个哆嗦, -
「你知道吗?以你的条件在中国,就是做那些富翁的情妇也会过上很奢华的生活
-的!」看姨妈激动的神情,母亲又补充了一下,「现在中国的一些富翁都是有外
-籍情妇包养的。」 -
  忽然,母亲向我这边楼上看了一眼,我却吓了一跳!因为我已经悄悄地从房 -
间里溜出来,正趴在二层地板上,透过扶手栏杆偷偷看她们谈话的情况呢!看来 -
我头抬得太高被母亲发现,母亲在提醒我了。我收了收心思,小心的继续听她们 -
聊天。
-  「哦,说实话,我早就想离开那个笨蛋了,不过莉娜,你知道我连莫斯科都
-没有去过,更不要说出国了!」姨妈看来是要说到正题了,外婆一个劲的拿眼睛
-瞪她,可姨妈显然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亲爱的,你能,你能帮我忙吗?」 -
说到这时,姨妈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母亲却装傻问道:「帮忙?帮什么忙?你
-是要跟我们去中国吗?那没有问题。」
-  姨妈有些着急,她虽然不好意思开口但面对母亲的装傻只好无奈的说,「我 -
是说,我的……怎么讲……我的意思是……」「她想让你帮她找个包养她的富翁 -
对吧?」外婆再也忍不住,开口发难了!「娜佳!你好歹也嫁人这么多年了,怎 -
么还这么随随便便的?」 -
  母亲并没有插话,姨妈却是毫不客气的冲外婆嚷嚷道:「我随随便便?要不
-是我随随便便怎么会嫁给柯尔金?怎么会让你们使用好几年的干部福利待遇?」
-外婆也是再也不给姨妈留面子,也冲她吼叫道:「怎么了?这是你愿意的!你身
-上穿的裘皮大衣不是他当初送给你的吗?要不是这件大衣你会甩掉格洛塔?哼! -
你现在后悔了吧?格洛塔现在经商已经在莫斯科买了别墅,你要是后悔还可以去
-找他呀,看看他是不是还会要你这个老女人!」 -
  外婆显然是戳到了姨妈痛脚,姨妈如同丧失理智似的,大声嚷嚷:「我是老 -
女人?那你呢?你不是更老了?你成天锻炼身体说是因为还想念在舞台上的日子,
-可再看看你见到那些富有的老家伙时的样子,你敢说不是和我一样的想法?」真
-是母女呀,连想法都一样!我差点笑出声来,努力半天才忍住了。
-  「你今天说是回去拿东西,回去拿什么?」外婆突然质问姨妈,「你就是去 -
换衣服了!你看到小满时你的样子,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吗?」 -
  想想看,姨妈确实有些过了,但随即一想到姨妈刚才的表现,在我面前骚首
-弄姿的样子,那她在机场的事情就不算什么了。不过,外婆说姨妈,她自己不是 -
都已经被我骑过,我的肉棒子都在她身体里射过精了,那她又算什么?
-  不过,显然姨妈是不吃外婆这些的!她咆哮着嚷道:「怎么了?我就是勾引 -
他,当初为什么不让我跟中国人走?要是走的是我不是莉娜,那么今天我也就不
-用成天为日子发愁了!你们卖了莉娜,又用我换了好几年的福利,你们还有什么
-可以向我发号施令的理由吗?」
-  她不解气似的冲着外婆说:「我勾引男人你看着生气,可你是因为你自己老 -
了没办法勾引才妒忌吧!」说完,她总算是停住了嘴,坐在一边胸口剧烈起伏的 -
喘着气。不过她那本就壮观的胸部一起一伏的,在我看来是更加的诱人犯罪了!
-  外婆被她说得更加火起,她脱口而出道:「是呀我妒忌你!不过,这次我已 -
经找到可以要我的男人了!比你快吧!哈哈!」她最后得意的两声笑,让姨妈再
-次勃然大怒,「什么?你找到要你的男人了?哈,我说你是妒忌的疯了吧?」说
-实话我看她的神情才有些夸张呢,「有谁会看上你?别告诉我是路口的玛瑟夫,
-那个小商店的老板比起我爸爸来倒真是个有钱人啦,哈哈……」
-  「好了娜佳!」母亲突然开口了,她有些冷峻的表情让外婆和姨妈看了都有
-些害怕,当然,害怕的原因不同。外婆是担心她已经让我干过了,如果惹怒母亲
-而不能离开这里,那她就赔本到家了。而姨妈则是想到了刚才她说的那些话,那 -
些要勾引我,以及她对当年父亲带走母亲而不是她的那种怨气满满的话! -
  不过,母亲接下来的话却有些让她出乎意料,或是说喜出望外了!
-  「你如果真的愿意做小满的情妇我不会阻止,不过……」姨妈听了差点惊呼
-上帝!但母亲的一个转折让她又闭上了快要喊出声的嘴巴,认真的听母亲的话:
-「不过,你需要让小满满意才成!」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母亲不直接让
-她来找我?我仔细盘算了一下,按照母亲和外婆的表现,如果她们母女三人一起 -
来的话,那么我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做爱,而不用担心会因为过度纵欲而伤害到她 -
们,特别是母亲了!要说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我和母亲亲历的事情,我能看出来母
-亲也应当清楚呀?每次虽然她都被我的肉棒肏得服服帖帖的,但她事后总是会累
-得睡到临近中午才起床,她也有些难以招架呀?可母亲竟然不是很着急,看来她
-是有目的的! -
  「另外,如果小满对你满意,我们是可以带你到我们那里去。不过,你要记 -
着两件事,一件事是你只是做他的情妇,或者按照中国的说法是姨太太,你必须
-要听从他的太太的话,明白吗?」姨妈明显还是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但她还是点
-了点头,母亲继续说:「第二件事就是,如果我们带你去我们那里,那么你就要 -
老老实实的做小满一个人的情妇,不要再像在这里这样,弄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这两点如果你都能答应,我们带你回去,不然就随你便了。不过,要是你到时候 -
做不到,那么,就请不要怪我不留情面。」听了母亲的话,姨妈当即说:「我当
-然可以做到,不过,能不能告诉我,小满的太太是谁?他这么小就有太太了?」 -
  「他的那条棒子可不小,这一点你应当清楚了吧?」母亲反问她,姨妈想起
-刚才看见我裤子上帐篷的尺寸,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转而她一想,自己的举
-动竟然都被母亲发现了,不由得满脸通红!刚才她和外婆对骂时说得那么无耻都
-没有脸红。
-  「他是有女人了,不过和你们身份一样,都是没有办理正式手续的!」母亲
-轻描淡写的说,「好了,你去休息吧,我们还要说些话。」母亲此时的话显得非 -
常有威信,不过,我知道这是姨妈和外婆都有求于母亲的原因造成的。 -
  姨妈听话的上楼来了,我忙退回到房间里,关好大灯,在有些幽暗的床头灯
-下,我忽然想到:姨妈会不会一会儿就来找我,或是说勾引我呢?母亲一定是要 -
让我逗逗她!不管这些,我先钻到被窝里,闭目养神,反正就是姨妈不来,母亲 -
一会儿也会来的,说不定外婆也会为了保住自己的成果,也来凑热闹的。想到马
-上到嘴边的母女同床大被的大餐,我真的要流口水了! -
  迷迷糊糊的我有些睡着了,在不知过了多久,我处于半睡半醒的时候,一股
-冷风吹来,我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微闭着眼睛朝房门看去!一个女人的身影进来
-了,而从轮廓上看,不是母亲就是姨妈!管他呢!不管是谁了,反正先喂饱我的 -
分身再说吧!
-  想好了这点,我先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进来,这时候,从她轻手轻脚的 -
动作我基本可以判断出,一定是姨妈无疑,因为,母亲是不会这么小心的进来的,
-那完全没有必要!
-  正在想着,她已经来到床边,昏暗的灯光映射在了她的俏脸上,我终于看出
-了和母亲不同之处。虽然是和母亲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但从那轻浮笑意上可以
-很容易分辨出她就是姨妈无疑!她站在床前不知在想什么,总之是有一会儿没有
-动,终于,她深吸一口气,做了个深呼吸后,动手脱下自己的火红红的如同朝霞
-一般的紧身衣,又飞快的除下自己的紧身裤,虽然房间里很黑暗我看不太清,但 -
她里面分明没有穿内裤,更没有穿胸衣还是可以区分出来的。 -
  骚货!竟然真的想勾引自己外甥,看到她和母亲如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般
-无二的美艳容貌,我忽地心里一动!对!我就这么逗逗她! -
  风骚的姨妈钻上来了!她从另一侧掀开了被子,撅着硕大的丝毫不亚于母亲 -
的大屁股,一摇一摆地多少有些笨拙的钻了进来。 -
  她努力屏住呼吸,但在心情激动之下还是有些急促,可她管不了这些,伸手 -
朝我下面的分身摸了过来!我的肉棒早就是高高举起准备出战了,此时她一摸之 -
下,立时一股热气从她手心直逼心田,她明显的打了一个冷战。但还是轻轻握住 -
大肉棒没有松手,因为,在她印象里,还没有哪条肉棒会有如此的硬度和热度,
-而粗细大小虽然不是绝无仅有却也是罕见了! -
  最重要的是,这条肉棒的主人是她的亲外甥,也是可以带给她后半生过上奢 -
侈生活的人! -
  她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始了最初的试探!她转了个身,背对着我,不住的用
-大屁股来向我下面肉棒拱来拱去,本来就是活蹦乱跳的大肉棒被她这么一挑逗, -
更是卖力的表现自己,不停地在她肥厚的阴唇和臀缝之间划动。她几次要将我的
-肉棒吞入到她那已经湿润的阴道里,但我就是不配合,故意的将肉棒的龟头从她 -
湿滑的穴口一划,蹭得她不能自已却就是无法真正解馋! -
  渐渐地,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且越来越热的身体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 -
看来她是有些要失控了!就在她朝后伸手,要抓住我的大肉棒时,我突然一个突 -
击,一下子将大肉棒肏入到她的阴道里。她没有防备,被我打了个冷不防,粗壮 -
坚硬的大肉棒在她阴道里开山拓土的撑开紧凑的肌肉壁,勇往直前的向最深处冲 -
去!
-  「嗯……呀……」姨妈努力的忍住大叫的冲动,但还是忍不住小声呻吟着。 -
我得意的不动声色的将肉棒朝她阴道最深处刺入进去,好容易插到尽头,我惊奇
-的发现,她虽然并没有生育过,但子宫却显得比母亲要松散!看来她真的是个风 -
骚随意的女人!不过,说真的,我倒是不太在意她以前怎么样,毕竟以前的她和 -
我没什么关系,只要我今天将她肏得服服帖帖的,以后就不用担心了。 -
  我开始发难了! -
  随着肉棒完全插入进去,我开始前后缓缓的抽送起来,而姨妈也如一块石头
-落了地似的,开始主动的将大屁股一下下的向后送过来,开始迎击我的进攻了。
-  我肉棒刺入到姨妈的子宫里,顺势的一个碾钻,没有尝过这阵势的姨妈立时
-一个哆嗦,「哦……好会做……」她刚要纾缓一下自己的心情,但想到了此时乃
-是偷着钻进来的,忙强行忍住,可我粗大的肉棒在她阴道里子宫口研磨抽送,她 -
那不上不下的感觉实在是难受到了极点! -
  不过,在挑逗姨妈的同时,我的欲火也充分燃烧了起来!我双手抱住姨妈的 -
丰臀,身体开足马力,全力的对她的阴道发起了攻势。在隆隆炮声中,姨妈很快 -
就迷失了,她的叫床声也逐渐由隐忍发展到了大声嘶叫,她已经顾不得是在「悄
-悄地」勾引我了! -
  「呀……呀……哇……好……又顶到了呀……肏破肚子了……」她大叫了一
-声,但接着却如同发疯了一般,大屁股歇斯底里的向后顶来,我有些吃惊,母亲 -
和外婆都没有过这种举动呀!看来她不是饿得太久,就是淫荡成性了。不过,我 -
猜她倒是更倾向于后者!至于她是因为姨夫无能,让她长时间欲求不满而红杏出 -
墙,还是她生性如此我就没空琢磨了,因为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彻底用胯下巨炮
-将她轰散架,将她彻底轰死过去! -
  于是,我也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抱住姨妈的大屁股一个翻身将她压在
-了身下,她惊呼一声,却还没有来得及叫出什么来,我就开始采取行动,将大肉 -
棒疯狂的如俄式重炮般的对她阴道狂轰滥炸起来! -
  「呀呀呀呀呀呀……」姨妈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杀了个措手不及,一连串 -
的叫声足以说明她此时的状况,全然一副挨打像了。
-  「噢噢噢噢,穿了……哦,哦。穿了,穿破了。呀……」姨妈努力的摆动大
-屁股,肥厚的臀肉蹭得我无比舒服,她动作做得十分到位,让你分辨不出是迎合 -
还是躲避,而嘴里的叫床声更是让你不知她是苦是乐了。 -
  没想到她还敢反抗!我不由得勃然大怒,大肉棒再也不客气的拼命朝下猛插
-猛肏,坚硬如铁的龟头如雨点般落在姨妈阴道里,将她的子宫击打得充血肿胀,
-而分外敏感!我的小腹与她那白花花的大屁股激烈的碰撞,「噼噼啪啪」的清脆
-撞击生响彻整个房间,而且我相信母亲她们即便是在外面也能听到这里不寻常的
-动静的。坚固的铁桦树制作的床体也开始摇晃,「吱吱扭扭」的显得很不情愿为 -
我们这对乱伦男女服务似的! -
  「我亲爱的姨妈,你可真够淫荡呀!」我一边努力的肏着她,一边挑逗的说,
-「你怎么连你外甥都勾引呀,啊?」裹挟的问话显然刺激了姨妈,但也仅此而已! -
她似乎并不在乎和我乱伦通奸似的,只是更加忘乎所以的,将大屁股向我顶来。 -
「是的……啊……是……的……我淫荡,我发骚了,我……我要勾引我……我的
-外甥……呀……我是淫荡的姨妈……」她的叫床声越来越大,虽然我不怕母亲和
-外婆听到我们的动静,但却有些担心外公会被吵醒,尽管知道他喝醉了! -
  姨妈的大屁股在和我相撞时都会产生阵阵涟漪,一波波的臀浪显得性感无比, -
我心里实在是喜欢,忍不住双手「啪」的一声,排在了她那巨硕的雪臀上。虽然
-灯光昏暗,但还是可以清晰的分辨出那对颜色和周围雪白的臀肉有明显区别的掌
-印! -
  「哦……」姨妈有些吃痛的叫了一声,大屁股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而最让我惊奇的是,她的蜜穴里竟然忽的分泌出一股冰凉的阴精来!这样也感到
-兴奋?我真的很诧异。不过这显然不是现在这时候想的问题,我双手开始不停的
-拍打姨妈的大屁股,或是双掌齐落,或是轮流攻击。在大肉棒的不弃攻击下,姨
-妈已经是兴奋异常,而再被痛感刺激,她终于动作开始失调,大屁股在一阵回光 -
返照后,死命的向后一挺,硕大浑圆的丰臀一下子塞到我的怀里。她阴道里一阵 -
剧烈收缩,阴道壁碾压着我的肉棒,跟着又是一阵阴精爆发了出来,淋在我的龟 -
头上,蔓延到了整个棒身,直到最后从肉棒和阴道的缝隙里挤出来,滴嗒到了床 -
上。
-  我知道姨妈高潮了,虽然自己还没有泄身,一腔欲火都还憋在心里,但我还
-是得意的拍拍她的大屁股,说:「怎么样?外甥的鸡巴如何?喂饱你了吗?」说
-着,我还故意动了动坚硬的肉棒,姨妈刚刚落败,身体还处在敏感时期,她呼号
-两声也明白了现实情况,「哦我的上帝,小满你还没有射吗?」
-  「哼哼……」我冷冷的淫笑两声,「还早着呢!现在明白为什么我妈妈会允
-许你来找我了?」说完,不等她反应过来,我胯间的重炮又开始发动攻势,对她 -
展开有些残忍的屠杀了! -
  「哇……啊……」姨妈叫床叫得有些夸张,不过,龟头上那棱角清晰的凸起 -
刮得姨妈柔软的子宫及阴道里的穴肉又疼又痒,她惨叫也就可以理解了。「太硬
-了啊……太硬了……呀……比沙夫的还大,哦……比图尔金还硬哇……受不了了,
-呀!!!」姨妈的大屁股舞动得越发凶悍,很显然,她已经再次被我激发了欲火,
-再次需要我的大肉棒来给她灭火了!
-  想着她竟然在被我肏的时候还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虽然是夸赞我的强悍,
-但我也不能容忍!我暴怒了,并且将暴怒全部体现在了肉棒上,巨大坚硬的肉棒 -
凶悍的在姨妈阴道里横冲直闯的穿刺抽动,让姨妈真的招架不住了! -
  「不行了。呀……不行了。哦……上帝呀,你真是个怪物,哦……肏穿我了
-呀……」姨妈一边歇斯底里的浪叫,一边不停地将大屁股上扬摆动,我坚硬如铁
-的大肉棒一个劲的猛插,很快就将姨妈的攻势压了下去。渐渐地,她的动作开始 -
放缓,开始纯粹的守势,一股股冰凉的阴精,以及阴道里一阵紧似一阵,一阵强
-似一阵收缩也说明了她马上要高潮的信息!
-  其实,我早知道姨妈这次高潮会比第一次来得快,因为大多数女人高潮时阴
-唇及子宫阴道无不完全充血,虽然泄身了却不会立刻恢复。所以,在女人第一次 -
高潮后,如果再施以剧烈刺激,那么就会很快的再次高潮,这相当于省去了做爱
-开始阶段的过程。
-  姨妈的表现也说明了,她虽然是非常的淫荡成性,但应该和别的女人没有什 -
么不同。在我一连串的轰击下,终于,她嚎呼了两声,脑袋一歪晕了过去,而阴
-道里淫液如洪水般涌了出来,虽然被我的大肉棒阻挡,但还是有不少从肉棒与阴 -
道壁的缝隙里挤出来滴嗒到床上的! -
  看着淫液往床上滴落的淫靡景象,我心里不由得想:恐怕明天要换床单了! -
不过这个床单上先后沾到了母亲,外婆和姨妈,她们母女三人的浪水,而且还都
-是被我,他们的儿子外孙亲外甥一个人肏出来的,也真有些纪念意义了!
-  不过,我的思绪还是很快的回到了现实里,毕竟,我的肉棒还很坚硬,我的 -
欲火还没有发泄出去呢!虽然姨妈已经是如一滩肉泥般的爬在了床上,但我还是 -
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让她永远的臣服于我的「棒」下!
-  我刚一抽动肉棒,姨妈就如触电般的全身一个哆嗦,「不……哦……」她求 -
饶道:「饶了我吧,亲爱的小满,我真的受不了了……」「那我怎么办?」我有 -
些不满的抖动了两下肉棒,在姨妈阴道里一阵乱搅和。「我还没有完呢,你怎么
-这么不中用,还不如我妈呢!」我激动之下一时走了嘴,果然,姨妈虽然失神了
-但还是被我一语惊醒。「怎么?不如你妈妈?难道你们……」她有些不可思议的
-看着我。
-  正有些不知应当说什么好时,房间门突然打开了,母亲和外婆一起走了进来! -
  「莉娜……妈妈……」姨妈叫了她们一声,但也是软弱无力的,就再也说不
-出话了。不过,母亲却说话了。「好了宝贝儿,我看了你们一天,现在要先喂饱 -
了了,不是吗?」她那迷人的眼睛朝我一眨,如同小姑娘般诱惑的一笑,我的肉 -
棒立时更加亢奋,当即放过了姨妈,将肉棒从她阴道里抽了出来。不过,当肉棒 -
抽出时,那充满阴道的淫液如小瀑布般流到床上,这却是没工夫管了。
-  我一把拉过母亲,抱在怀里好好飞亲热了一番,歉疚的说:「哦,对不起妈 -
妈,让你看了这么久,现在来让儿子孝顺你一下吧!」说完,我淫笑着开始一件
-件除去她的衣服,而她自己还有外婆也在帮忙。赤膊相对后,看到母亲阴道口那
-晶莹的爱液,我再也把持不住,大叫一声将她放倒在床上,一个猛虎扑食扑了上
-去,大肉棒凶悍的肏入了她那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的肉穴里!我要把对母亲的一腔
-热情全部用行动表达出来,而母亲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对我的动作做着激烈而又 -
恰到好处的回应,一时间,我们母子两个杀得难解难分,将有些寒冷的屋子映射 -
得春意盎然起来!
-  在我高涨的热情下,母亲很快就高潮迭起,我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带入天堂。 -
在她高潮了四五次后,我觉察到她已经是强弩之末,已经难以消受我的爱意了, -
我当机立断的放过她,将旁边看了半天,已经馋得两眼冒火的外婆,又大快朵颐
-起来! -
  面对美艳性感的母女三人,我真是感叹,上帝真是太伟大了,竟然赐给我如
-此恩物,如果有机会见到,我真要好好感谢他一下了!至于上帝所说的对于乱伦,
-特别是母子乱伦的禁忌,我却是忘了,不过,如果他问起,我会告诉他母亲姨妈,
-以及外婆太过美艳风骚,我实在是受不住诱惑才如此的,所以,如果说是错误,
-那么也只好怪他了!也就是凭着这要遭严惩的想法,在连续将外婆肏得高潮了不
-知多少次后,我才不甘心但却是头一次完全释放的射精泄身,完全自然的发泄了 -
欲火!看来,以后母亲就不会被我过剩的欲望所困扰了。看着昏睡着的母女三人, -
我如是想着。 -
  翌日,我还是第一个醒来,不过,我刚一动,母亲就娇呼了一声,说道:
-「哦……宝贝儿,你怎么不累吗?」接着,姨妈和外婆也先后醒来,她们都惊讶
-于我的恢复能力,特别是姨妈,她是个淫性很强的女人,她和很多男人都有过交 -
合的经历,不过,显然我给她的记忆是最清楚的!
-  「妈妈,莉娜,你们都和小满……」她惊异了一下,但很快就不在乎的说:
-「不过,小满的精力真是吓人,竟然将我们都肏晕了!」 -
  「你是我见过的最强壮的大男人!」她特意说了个大字,来表示对我的感受。
-  「娜佳,你记着我和你说过的话吗?」母亲突然开口了,她冷冷的说:「你
-如果愿意做小满的情妇,那么就要听我的,而且还要对小满忠心,不许再像以前 -
那样放浪,明白吗?虽然我没看到,但我还是可以猜出你的样子的。」 -
  「当然!」姨妈急忙说。「我以前是的,不过,我。哦……」她有些惊慌的 -
解释说:「以前是我很少被满足,不过,你放心,如果……如果,要我一个人来 -
招架小满我都招架不住,还需要你们,所以,你放心吧!我发誓!」她怕母亲不
-放心,竟然说出发誓这种无聊的话,不过,也可以反应出她的急切心情的。
-  「好的,我信你,不过,如果你以后有什么出格的行为,我也会采取措施的!」
-母亲点头认可,但还是不忘叮嘱她一下。
-  「我们还是要办正事吧!」外婆突然插嘴,「安德烈马上就要醒了,我们也 -
要准备一下,还要给小满弄身份证明呢!」她的话很对,所以,我们也就都没有
-异议,开始收拾起来。当然,她们三人是一起给我穿衣服了,本来以前是母亲独
-自服侍我,现在又多了两人,我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她们没用招呼,就 -
跟着母亲伺候我,看来俄国女人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
-  穿戴好后,外婆负责整理房间,而母亲和姨妈则到厨房里准备早餐。直到早 -
餐准备好,外婆也收拾好房间后,她们才把外公叫醒。看着睡眼朦胧,明显是还 -
未完全醒酒的外公和我打招呼,我心里却有想笑的冲动!心想:你的老婆女儿我
-都骑过了,你这个老乌龟是当定了!幸好他把我带有淫亵的笑当成了善意的微笑,
-不然还真不好解释了。
-  早餐是牛奶和新鲜的烤面包,还有煎鸡蛋和火腿以及一些熏肉和烤鸡,总之
-是很丰富的。母亲想到外婆家境况不好,所以,我们商量过,她在下飞机后不久
-就私下给外婆几百美元。对于如此贫乏的家境,外婆对于这几百美元自然是感激
-不已,所以,也是尽可能的招待我们。当然,现在还有了深层次的关系,那就是 -
她要好好伺候我,她的新的男人,也是她后半生靠山的人! -
  正在吃饭的时候,姨夫也赶来了,他的脸色也是酒气未散的样子,看来我不
-是对他有成见,而是他真的是个十足酒鬼! -
  他也不客气,外婆让他坐下,他也就坐到姨妈旁边,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不
-过,我们的早餐准备的量很足,看来姨妈她们是有所准备的。不时的闲聊几句,
-说说国内的情况,再听听俄罗斯的景致,一顿早餐也足足吃了有一个多小时,从 -
不到九点,一直吃到快十一点了。 -
  「哦好了!」外婆大方的站起来,对姨夫和外公说:「安德烈,柯尔金,你
-们马上就去给小满办身份证明和材料吧!我和娜佳带着莉娜母子到处转转,我想 -
她们也想看看周围的景致了。」母亲和姨妈当即表示同意,我自然也是没意见。 -
不过,姨夫却有些为难似的,对外婆说:「是的,我想我们是要快些给小满弄个 -
新的身份,不过……这个现在,你知道,我爸爸已经不是干部了,我是说,也许
-政府部门不太好说话……」我先是一愣,但旋即明白了,他是要钱来走关系。
-  「你不是总吹牛说市长是你爸爸的老部下吗?怎么,老部下这点事情都不好
-办?」没等母亲开口,姨妈竟然迫不及待的抢先挖苦起姨夫来!
-  「你什么意思!」姨夫实在挂不住了,他拍桌子站起,满脸通红的质问姨妈,
-看他的神情是真的发火了!说真的,我倒是挺理解他的,哪个男人被老婆,当众
-这么羞辱恐怕也会如此反应激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羡慕莉娜, -
你羡慕她嫁给了有钱人做老婆,而且她现在离婚了还那么富有!你平时穿得那么 -
风骚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让那些路过这里的有钱的阔佬看上你 -
吗?你跑回家去换衣服不就是为了在莉娜跟前充面子,怕她笑话你不是吗?」
-  姨夫一口气大骂起来,而外公和外婆似乎都习惯了似的,他们既不劝架也不 -
躲开,而是自顾自的吃喝,我看他们这么无所谓,那也就随着他们了!母亲也没
-有言语,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看他们吵。 -
  「你现在看不起我,可当初你是怎么追我的?你整天到我家去,就是不肯走, -
你说你有多贱啊?不是吗?」姨妈被姨夫骂急了,她反唇相讥道:「哈,我就是
-看不起你了怎么样?你除了仰仗你爸爸还能干什么?我早就劝你趁着你爸爸还有 -
些实权的时候做些生意,可你那?你除了做梦就是好吃懒做,你还会什么?我们
-离婚呀,你敢吗?」姨夫被姨妈最后这一句离婚给吓住了!看来他不想跟姨妈离 -
婚,而姨妈也吃准了他这点,「你除了吹牛骗我还能做什么?」 -
  「娜佳!」母亲突然打断了她的吵闹,「你冷静一下好吗?」姨妈顿时蔫了, -
她知道她向往的生活要靠母亲来帮忙的,所以,她强忍着怒火将话又憋了回去。 -
  「柯尔金,你们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这么吵架,很好笑的,请你帮忙给小满
-去弄身份证明好吗?」母亲先是让姨妈安静了,姨夫自然也不好驳母亲面子,他 -
正要说刚才所提的事情,母亲微笑着抢先说道:「我知道办事情是需要钱的,这
-和中国差不多,这是两千美元,你先去用吧!」母亲从怀里掏出一些美金放到桌 -
子上,姨夫眼睛有些发直。虽然这几年俄国经济有所恢复了,但主要也是莫斯科
-等大城市,在这里,穷乡僻壤的,两千美元真不是小数目了。
-  「办好后对你的谢意我会单独给的,这只是给那些帮助办事的其他人的,好
-吗?」母亲说话语气显得很和蔼,但美元的诱惑对姨夫来说显然是致命的,他毫
-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然后用颤抖的手拿起桌子上的钱揣到怀里,信誓旦旦的保证 -
办妥此事后,和外公一起离开家,开着他那个破车走了。
-  当他们的车子发动离开后,外婆和姨妈默契的来到我身边,双手互搭在小腹
-下,而母亲则笑着看着我,说:「好了,现在我们的男人,你有什么指示吗?」 -
我能有什么指示?当然是大餐一顿了,这下总是可以彻底发泄了!不过,我刚要
-说想要和她们做爱时,我却发现母亲的眼神里似乎藏着什么含义似的,于是,我
-狡黠的一笑,说:「妈妈还是你说吧!我知道你又有新鲜的创意了对吗?」说着
-我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母亲哈哈一笑,对我说,「我们去温泉吧!」外婆和姨 -
妈对视了一眼,看她们那又惊又喜的神情,显然她们是知道母亲要做什么,或是 -
说可能会做什么的。我有些诧异的问母亲:「我们不是去过很多温泉了吗?这里 -
的温泉有什么特别的?」
-  母亲神秘的一笑,说:「没什么,我在来这里之前让人帮着在温泉宾馆,也
-就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唯一的五星级宾馆订了一个独立别墅!院子里有个一年恒
-温三十二摄氏度的温泉,我想,我们去那里一下还是不错的,对吗?」我一下子 -
跳了起来,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还没有在温泉里和母亲做爱过呢!看外婆和
-姨妈的表现,我想,这个宾馆应当确实是够档次的,她们应当没有去过或是极少
-有能力去的。不过,又有问题了,「妈妈,我们怎么去呢?不是坐公交车吧?」 -
虽然在国内也会偶尔坐公交,但在这个城市我还真没见过公交呢!虽然我来这里
-以后还没有出过门,全用在床上了! -
  「哦我亲爱的,虽然这个城市很小,但服务设施还是很健全的,所以,我在 -
订宾馆的时候也顺道订了汽车和司机,这样就都解决了对吗?」母亲真是太伟大
-了!我狠狠的亲了她一下,「那我们还等什么?快出发吧!」看我迫不及待的样
-子,母亲只是微笑,她告诉姨妈在租车公司预约的服务号码,然后就和外婆简单
-的收拾了一下,只拿了一些衣服和几张银行卡就出了家门。因为,这时候车已经
-到了! -
  司机安全的将我们送到了离外婆家几十公里的温泉宾馆,母亲告诉他如果有
-急事会给他打电话,如果没有问题,那么他三天后来接我们就可以了。当然,少
-不了给了司机十美元小费,司机乐得咧着嘴走了。我们的行李则由宾馆的服务人 -
员来帮忙拿进去,母亲拿到了预约房间的钥匙,我们自己带着不多的行李到独立
-的小院子去了。 -
  说真的,难怪外婆她们兴奋,这家宾馆确实不错! -
  从外表看虽然很普通,只是比较大一些,但进到里面才发现,装饰的非常豪 -
华。母亲说,这是俄式风格的内装修,至于外部装修则宾馆说要在明年春季停业 -
三个月,所以,到时候才会处理,那么显得不起眼一些也就可以理解了。
-  曲曲弯弯的向里走了半天,顺着路标我们才找到订好的房间,不过,应当说 -
是订好的院子才合适。确实如母亲所说的,是个带小院子的两层小楼!院子里的
-经过装饰的水池冒着淡淡的热气,显然就是温泉。不过,这时我才注意到,院子 -
上竟然罩着玻璃瓦,虽然透光度很好,但难免有些憋闷。
-  我把想法跟母亲说了,母亲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将手中一份宾馆简介交给了
-我。我看过后才知道,原来这是宾馆特色之一,那就是带房顶的院子!这样的好
-处是,由于有温泉,而在建设时,房间院子的隔墙都做了特殊保温处理,所以, -
只要关上双层院门,院子里即便是在寒冬季节也会达到二十度左右,这可是在寒 -
冷的俄罗斯呀!再看看屋顶玻璃瓦的设计,我也有所领悟,玻璃瓦的透光度很好, -
如果照射条件好,即便是冬天也可以达到很好的采光升温效果。而且,仔细看会 -
发现,屋顶的玻璃瓦居然也是双层的,这也增强了保温性。
-  虽然是二层小楼式的居所,不过,一楼只是客厅,除了沙发和其他一些简单 -
大家家具外,只是在地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地毯,毛茸茸的,我赤脚踩上去倒是 -
还算柔软!二楼房间只有两个卧室和卫生间,陈设也简单,看来这个宾馆倒是很 -
会体察住客的意图,估计能够在这里居住的人,是不会在意房间里家具陈列的,
-而是要享受其他东西! -
  「哦,这里真是太好了!」姨妈惊叹着说,「我以前只来过这里一次,当时 -
是柯尔金他们在这里开会,他带我来的,而且当时还是住的那边的标准套房。我 -
做梦都想来这里,享受温泉浴,随便多少时间都不会被打搅,没想到梦想成真了!」 -
她随意的将手里的手包扔到沙发上,向后边沙发一倒,整个人大字型展开,显得
-无比的放松。不过,外婆却告诫般的说,「娜佳,你能不能注意点?不要这么随
-便好吗?」说完,她倒是真如电视上欧洲贵族夫人般的坐在了沙发上。
-  「我随便吗?」姨妈更加放肆的说:「那么我亲爱的妈妈,你比我也强不了
-多少吧?你不是也随意的和我一样成为小满的情妇了?」说完,放浪的笑了起来! -
外婆被她说得一阵脸红,她想要骂姨妈,但似乎是考虑到自己确实和她说的那样, -
也就没好意思骂出来,只是不敢的哼了一声,就不再理她了。母亲却没有丝毫在 -
意她们的举动,她只是对我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去换下衣服,等我一会儿宝贝 -
儿!」便微笑着向楼上卧室走去了。
-  「换衣服还要上楼?」我不知道母亲的打算,不过也就由着她的意思吧。 -
  机灵的姨妈也说道:「我也去换……」便紧跟在母亲身后,也上楼去了。外 -
婆愣了一会儿,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微笑着说,「看来我也去换好了!」
-  看着外婆扭动着硕大的大屁股,带着一波一波的臀浪上了楼,我不由得感叹 -
:女人真是不好理解,都被我肏得不知东南西北了,还有什么需要背着我的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没事做,我也就学她们换衣服好了,不过懒得上楼,就在
-楼下换了!
-  脱掉累赘的保暖衣裤,换上睡袍,再穿上拖鞋,这下可舒服多了!
-  这时候,楼梯声传来,母亲她们下来了。
-  「亲爱的,没有等急吧?」母亲那柔媚有些勾人犯罪的声音响起,我忙回答 -
说:「还好,不过,再有一会儿就要着急了!」不过,话刚说完,母亲她们母女 -
三人就陆续走了下来,我一下子把要说的话憋回了肚子里,因为我眼睛都直了,
-大脑实在是没有空闲去想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