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老离家的情事
老离家的情事

老离家的情事

心口抑闷,酒气上涌时,老离眼前那张俊俏的脸蛋左右摇摆不定,他摇了摇头让自己使劲看清眼前,身前的女人最后终于幻化成已故老伴的模样,老离他还未进行仔细端详,老伴便把身子转了过去。-
  凑到老伴的近前,老离的心里无限欢喜,这阵子他心里憋得难受,实在需要发泄发泄,难得老伴陪他,正趁了心思。
-  没有了高跟鞋的衬托,更没有丝袜的束缚,老离很顺利地便把女人的裙子和内裤从身上掀落下来,见瓷白的身体展露于眼前,老李萎靡的阳具便再度唤醒起来,他迫不及待地脱掉了裤子,嘴里叫着老伴的名字,便把她推在了大床上。
-  “里面的东西老刺激了,还有乱伦的呢...让你媳妇儿看看,保证爽死你,让你夜夜当新郎啊~”老李迷醉的眼睛扫视着女人皙白翘挺的屁股,脑子里又出现了今天白天碰到的情况。老离的身体一阵阵抽搐,即便是不断暗示自己、不断麻醉自己,但脑海中既然闪现出白天的情境,把他从幻觉中拉回现实,那么不攻自破,所谓的老伴也只是心头的一点寄托,十足的掩耳盗铃罢了。-
  眼前的恍惚被脑子里那段话打断,由不得老离不去思考一下。按那个推销者的说法,只要你想的话,她就绝对能够满足你的口味,要啥内容的片子都有...虽说老离当时心里反感那个推销黄盘的妇人所摆出的姿态,那种为了兜售光盘而有些不择手段、故作神秘的样子,可事后回味起来,这妇人话语里的味道却又耐人寻味,让人心里浮想联翩,心猿意马。-
  这种情形又让老离想到王晓峰手机存储卡里面拍摄的内容,他放下心中的腻烦,虽说王晓峰所做之事老离恨不得把他弄死,但老离又不得不承认里面内容的震撼和强大。
-  确实是这么个理!乱伦,尤其是突破血亲的那种禁忌交合,这种滋味有如饮鸩止渴,虽明知是毒酒,但偏偏还要尝试去喝,为何?老离他傻还是说他浑?其实不然!
-  这种骨子里的情和爱早在离夏还是孩提时便印入老离的脑子里,一直到女儿出嫁,可以说,出嫁这阶段算是一个大的分水岭,很有一种父女离别的感伤。老离之所以后来喝多了酒会时常给闺女打电话求助,无外乎也是借机听听闺女的声音,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默契。再说了,他曾不止一次教导闺女在夫家要孝顺老人,其实也是一种父爱的体现,怕女儿到了对方家中受气而不适应,便千叮万嘱,即便是闺女成家了,老父这颗心也还是惦记着闺女的。-
  自打闺女出嫁前夕有了跨越伦理一事,事后老离酒醒之后苦不堪言,不止一次暗骂自己无耻,但闺女还是闺女,并未指责什么,又令老离心存一丝念头,乃至于闺女产后坐月子都回了娘家,更是让老离喜出望外...万千言语化成默默,一直到丧偶来到女儿家中面对女儿,这段经历时期,老离的心境又不同了。
-  老离看到女儿女婿合家欢乐的样子,心底里为了打消自己的念头,也恰逢和张翠华来往亲密,便提及到再婚问题,说白了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打算彻底断了念想,不想再骚扰女儿的生活,但事与愿违。-
  经历了婚变,其实这还不算特别糟糕,最令老离难以接受的是,闺女受到了伤害,倘使换做了老离本人,这事也就稀里糊涂过去算了,但涉及到闺女身上,这简直如同拿刀子戳他老离的心,这是最不能让老离接受的。
-  痛苦了一段时间过后,老离在女儿的劝说下,其时已经走出阴影,就拿今天晚上来说,他就喝得有些晕乎,再面对女儿的一番安抚时,于是就头昏脑涨,有了想法。-
  “里面的东西老刺激了,还有乱伦的呢...让你媳妇看看,保证爽死你...”
-  老离的脑子里天翻地覆,前谷子烂芝麻都出来了,他摇晃着脑袋,霎时间脑子里再次出现了妇人兜售黄盘时所说的话语...老离的手在动,撩着女人的裙子掀起来,见她并没有反抗自己,在颤抖中,老离的动作很慢,生怕遭到拒绝,哪知道这一次竟然如此顺利。
-  老离低着头,寻睃着。-
  女人如水光滑的后背在灯光下散发着耀人二目的光泽,毫无瑕疵。定了定神,女人浑圆硕大的桃形屁股高高耸起,咫尺间摆在眼前,冲击着老离的感官,叫他无法抗拒那股熟肥带来的诱惑。
-  似梦似幻的场景让人难以置信。这一刻,酒精麻醉的效果和血脉喷张的场景让老离的脑子一时清醒,一时糊涂。临到头来的事情明明摆着,却给他一种很不真实的存在,在突然来临之际,身体和心底里只剩下了战栗。-
  眨着眼睛,老离几次凝神屏息,但生理和心理头的念头却非个人能够掌控,再坚持也是徒劳,欲盖弥彰。透过急促的呼吸和颤抖的身体早已把老离的内心表露出来。-
  血亲相奸,光是想象便足以让人疯狂,更不要说亲身实践了。个中体味早在十多年前便有过尝试,别看相隔时间较长,但每一个点、每一个画面,在情欲激发出来时,总会让人在不经意间想起。其时是在某种媒介的刺激下,这种想法便越发强烈起来,同时,根本无法阻止,也是没法控制的事情。
-  一阵阵眩晕过后,老离睁着血红的眼睛,身体里的血液沸腾翻滚,脑子里一遍遍回忆着老伴的样子,心里也在念叨着她的名字,借以逃避问题,但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非但没有让他心如止水,反倒让他在片刻的忏悔中兴奋异常,从那一刻开始,老离的眼睛就再没开自己身下诱人的白皙身体。-
  太阳穴又跳动起来,这和之前在张翠华家里的情形非常相似。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感觉,就算是现在老离不愿承认,但别忘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身下的女人和他又是存在怎样一种千丝万缕的关系!-
  面对此情此景,老离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又岂能坐怀不乱?!-
  女人雪白的屁股就像水蜜桃一样,浑圆翘挺,黑色丁字裤垂系下来哪堪遮拦,深陷股沟之内反而更加衬托出她那屁股的硕大白皙,肉滚滚的叫人垂涎三尺。干咽了一口唾液,老离便把手搭在了女人的屁股上。
-  臀肉肉感十足,触摸上去滑滑腻腻的,弹丰紧致的同时闪耀着肉光,简直是肥挺浑圆,叫人心里不由得冒出一股强烈的淫欲“我要,我要去占有她,我要去征服她!”
-  该是到了一鼓作气拿下的时候了,可老离的身体却哆嗦得更厉害了,心里扑通通地乱跳,徘徊期间,脑子里飘来飘去的血亲两个字在不断飞舞,而后面那两个“相奸”二字又时刻冲击着老离脆弱的神经。-
  最后定住了神,老离咬着牙,低声颤抖着叫了一下“颖彤”,见妻子战栗着动了一下身子,便把身体贴了过去...-
  “他把我生下来带到这个世界,又把我养育成人,难道眼睁睁看着他难受不去管吗?妈妈都已经不在了,也不用再让我心里觉得愧疚了,反正闺女是他的,反正,反正太羞人了...”紧张中,离夏双手支在父亲的大床上,脸儿也如喝了二两白酒,早已熏熏然漾出了一片红色艳光。
-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离夏心里非常清楚,但这毕竟,毕竟是与亲生父亲做那不该做的事情,换言之,就算是出去偷情找野汉子,也总得需要个理由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小到大几十年的相依相伴,从骨子里便对父亲存在特别亲切的感觉,那是一种依赖,依附,依恋。因为爱他,因为他是爸爸!
-  “爸爸老了,又经历了许多是是非非,不是说好了给他幸福的吗!丈夫也这样支持我的!哎呀~我想的都是什么啊!”-
  忽觉下体一紧,离夏挺直了身体嘤咛出来,那双火热的大手搭在她的臀上,而一根更为火热坚硬的家伙挤开了她的身体插入到了早已湿滑的下体间。-
  呼吸急促,比之初始时更强烈了,离响的下身只把龟头插了进去,犹似不敢相信,他低头紧盯着女人肥白的屁股。
-  透过微敞的窗子,和煦的夏风缓缓吹拂进来,这样的季节虽说是个慵懒的时节,但心底的情欲却呼之欲出,像知了的鸣叫,令人烦躁不堪,就得做点什么出来,唯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那已经变得硕红粗大的龟头嵌在了女人的肉穴里,温暖湿滑,相互感受着,就像一支张嘴的鲫鱼和他的龟头相互纠缠,相呴以湿、以沫相濡,互诉着十四年来五千个日日夜夜的相思之苦。
-  龟头浸泡在肉穴杯口上,老离并未急着插入,因为时间相隔的太久的缘故,幸福的突然来临让他心里有一种极不真切的感觉。再说了,闺女的裤衩怎么就那么容易脱掉呢?这一切让老离只当自己又在做梦,就算箭在弦上,也被时间凝固,在灯光下,父女的身体轻微颤抖中僵持着,缓缓抱出了个斜K样!-
  私处上的肉穴甫一被大肉棍子插入,撩拨出来的情欲在浅尝辄止的触碰下令人更加百般难受,偏又让人呼不得叫不得,悬在半空的感觉让离夏苦不堪言:爸爸怎么就不知道动动呢?都把我当成妈妈了,难道还要闺女去主动,简直臊死人了。-
  急促的呼吸,颤抖着身体,彼此血脉相连在一处,在静谧的房间里的每一个声音都听得极为清晰,让人狂躁难以平静。-
  离夏感觉自己身体都要炸了,她能感觉到身后的颤抖,也能感觉到那根阳具似乎有些疲软...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她再没有当初闺女时存在着的撕裂感,可父亲却像没经历过的人,怎么还在那戳着不动呢!搅得人心惶惶,偏还不敢发出声音,憋得更难受了!-
  “嗯~”血脉喷张的血亲交合,禁忌在释放出来之后,滚烫的血液催发出原始欲望,情欲呼唤出来压倒一切。听到女人轻微的呻吟声,把老离从不确定的幻觉之中拉到现实,定睛观瞧,身下滚圆的屁股如此清晰,并且还好像在微微摆动,而自己的棍子正戳在女人湿漉漉的桃源处,女人的穴口在反复急促地箍唆着他的龟头,上面传来的酸麻湿热感简直未免太舒服了,倒吸了一口冷气,老离心道,这绝非梦境。-
  闭上眼睛,老离控制着情绪,屏气凝神,他的双腿牢牢站稳。如此时有人大声疾呼:离响,你给我注意听讲,估计老离还不得当场给吓阳痿了。
-  有些疲软的阳具在老离集中精神之后,随着女人肉体的反复裹吸再度硬邦邦起来。当年临门一脚射飞了,如今故地重游,这回定不负春光,一定要...
-  想及至此,老离长吸了一口气,双手摸索把在离夏那对硕圆的大屁股上,缓缓推送进去。
-  “嗯~嗯~~”压抑着,离夏总想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但父亲那硕起的根冠划过自己肉腔时摩擦壁肉的感觉不光是填满了身体上的空虚,它牵扯着自己敏感的神经,血肉相连的心里刺激就像干涸的田地被一通豪灌,久旱逢甘露时的生理反应自然迸发出来,开始还能矜持,后来则如同蚂蚁遍身,何止是麻痒那般简单。-
  随着男根慢慢插入,最终压抑不住,离夏高昂着脑袋,双眼翕合,从那翘挺的琼鼻里哼叫出声。
-  血亲交融,真正突破了尺度,不再是曾经的蜻蜓点水,紧密地抱合在了一起。-
  老离只觉得龟头深入到一片朦胧胧的世界,他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尽量保持镇定。身下交合的地方,那里温暖、湿润,整根阳具插入其内统统被包裹住了,令他想象不到的是,居然如此契合,那么完美。-
  从开始嵌入一直到深入内里,仔细感觉一下,腔道之内仿佛布满了吸盘和触手。先在穴口处杀了一道喉箍,彻底套牢阳具根部,就像呼吸一样不断脉动,随着老离的阳具搏动一点点适应它的尺寸。里面层层叠叠的褶皱和颗粒阻碍摩擦着龟头,分明就是由无数个肉套组成的,竟能以蠕动的方式滚动按摩自己的阳具,简直令老离喜出望外。-
  “突”的一下,老离感觉自己的阳具在女人肉穴的包裹下,龟头被淋得火热舒张,本能反应下仿佛随之又涨大了一圈,那里仿若抵戳在一处凸起的皮碗儿上。此时,龟头系带处的沟壑被滚动中的肉粒摩挲得麻痒难耐,老离只是稍微动了动身体,便越发感觉到弹性十足的皮碗儿的嘬吸的猛烈,哎呦一声,老离禁不住动起了身体。-
  油乎乎的阴道在吞噬着老离的阳具,真的是如此灵活,他抽身时都能感觉到一股来自于女体内的吸劲儿。-
  老离的腰就像伸缩的弹簧,一起一伏来回缓动,慢慢感受。女儿湿润的肉穴钳住他的阳具,吞吐间借由肥硕的屁股作为依托,推动抽出竟如此舒服,让老离每一次都能感受到女儿的青春活力,带动之下,他自己也年轻了,尤其是他下体那根长枪。
-  “还是闺...”老离刚想张嘴把话说出来,猛然觉察出不合时宜,又硬生生吞进肚里。跟闺女做出了这种事情,心里惶突的同时,血液滚沸,犹如高空坠落时产生出来的失重感,于无中生有一上一下叫人头脑眩晕,可那滋味简直太刺激了,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挺杵着阳具,老离能感觉到闺女身体的颤抖,这种颤抖在父女结合处尤为明显,特别是龟头上传来的极有规律的摩擦,肥腻油滑,让人在罪恶中畅快淋漓,欲罢不能!拉锯着身体,老离一次次让下身触碰到闺女肉穴深处的皮碗儿上,那不断传来的轻微波波声就像是吹起的战斗号角,容不得你去思考别的,脑子里就是一下下地抵触碰撞,去和它亲密接触。
-  浸泡在油腻腻的溶洞里,不止身体上给老离带来了欢愉,心理上也如春天里的嫩芽,不屈不挠迅速茁壮成长起来,于是,老离又趁着阳具深深插入时,不甘寂寞地把手伸了出去,凭着感觉摸向了女儿的奶子。
-  丰肥的乳房被大手从侧面围拢,根本就无法掌握全部。老离挺起腰杆抵住闺女的丰臀,阳具深入后感受着皮碗儿上的吮吸咂嘬,他双手分别托住了闺女的乳尖,感受那水漾硕乳的搏动。整个乳峰悬凸出来,它们不安分地在自己手心里来回摩擦,饱满而又充溢,虽看不到其摆动的样子,可于摩挲中老离还是清晰地感觉到那两粒桑葚状的肉葡萄的晃动,极为喜人。
-  性欲催发出来势不可挡,尤其耳边微微响起闺女那撩人的呻吟以及不断磨耸的屁股,老离抽身之际,嘴巴撅起成O型,轻轻吐出一丝声响,随后捏起了闺女的奶头开始晃动身体。-
  双手支在大床上,早已气喘吁吁的离夏被父亲的慢动作搞得浑身酸软,禁不住轻轻哼吟着,一番接触过后,意乱神迷之下她不得不改用肘部支撑身体,刚伏低了身体,双乳就被父亲的大手给抓住了。-
  激凸的奶头被父亲那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扶摇略晃的奶子犹如惊涛拍岸,与手掌之间轻微接触传来的啪啪声,无一不再刺激着离夏的神经感官,她低头扫视着,就在双乳被大手撩拨之际,离夏看到了父亲身下那根黑黝黝的阳物。
-  阳具连接着性器,上面布满了青筋,已经是油汪汪的一片了,它正在缓进缓出,垂挂于两腿间的黑色蛋蛋的样子也是令人瞠目结舌...只看一眼,离夏就紧张地闭上了秀眸,不敢再看。她心里在突突乱跳的同时,情不自禁地开始哼吟起来。在这仲夏夜晚,娇嗲的声音不由自主冒出那么一两声,臊得离夏面红耳赤,但越是压抑情感的宣泄,越是难以控制呻吟的发出,到后来,声音也哼哼唧唧不受控制了。
-  因为背入的姿势,老离无法看到闺女脸上的表情,更没法开口询问女儿是否快感连连,在小心翼翼的动作里,当老离接二连三听到闺女的呻吟声后,却又让他气血上涌,血液翻滚的同时,把浑身的劲儿都聚集到了脑袋上,不过不是上面的脑袋,而是他裤裆里的那个。-
  老离在动作过程中始终闭着眼睛,他微微佝偻着身体,双手分作两旁穿过闺女的身体搭在她的奶子上,比之一个多月前的体会更深刻了,也更压手了。之前老离的脑子里还想奋力一搏,大力夯推起来呢,在摸到奶子时便猛然惊醒,女儿现在可是处于怀孕阶段,这时候应该以温柔为主,万不能肆意妄为,不管不顾。
-  轻柔地抓着闺女的奶子,老离的屁股一撅一撅,更为谨慎起来。他挺耸着阳具在深入之后转动其屁股,以腰杆作为支点,让龟头和闺女蜜穴深处的皮碗儿“波波”地摩挲,沉浸在这种快乐之中,却惹来身前丰肥少妇的羞声难抑,屁股耸得更高了。
-  离夏面红似血,呼吸紊乱,秀发披散垂在床前,心若悬在喉咙口,她手肘撑床,身体微微摆动,感受着身后父亲的温存体贴。这持久的推动虽不是剧烈凶猛,但时长占据优势,一捅便叫人身心舒醉,一深入更是让人回味无穷,心都跟着节奏乱跳起来,快跳出嗓子眼啦...-
  ***  ***  ***  ***-
  翌日,幸福花都小区内的红砖路上,老离一个人独自走在上面,他身上穿着的白色汗衫如头顶上的天空,万里无云的样子显得很净。-
  徘徊在小区内的林荫道里,老离考虑要不要回到自家的老家,可一想着回去不就是逃避现实躲避闺女,便又二意三思,犹豫起来。-
  有什么借口让自己独自跑回老家去呢?这可一点说头都没有啊!咂摸着嘴,老离的脸上带出了苦笑,事到如今,真是咎由自取。不回去吧,昨晚上对闺女做了那个事,就算找一千一万个理由和借口,难不成还拿十四年前的事情说事?可当初是什么情况?当初是聘闺女,舍不得!现在呢?闺女过着好好的日子,一切因由都是因为自己而起,这半截腰插那么一杠子,算怎么回事啊!-
  尤其现在闺女怀孕了,自己还敢对她下手,一想到这里,老离的脸儿便觉得越发热的慌了,越想心里头越不是滋味,老离都觉得昨晚上酒喝多了人也疯了。
-  一直从清晨的清冷中慢慢挨到东方升起太阳,老离的心里也说不出到底是个啥滋味,寻了个椅子坐在上面,独自发呆。他几次起身转悠着要走回闺女家,老离的心里还坦着这样的念头“闺女现在怀孕了,需要照顾呀!”刚一想到闺女怀孕,老离又恨恨地骂了自己一声无耻:怀孕你还敢对她那样,你这个老不修的!便又打起了退堂鼓,惶惶然不知所措起来。-
  老离抬头凝望着不远处的楼上,清醒之后的他犹豫了,真不知后面的路该如何走下去。原来,想和做完全是两个概念,在打破了原有的轨迹之后,还能平衡?老离的心里也不清楚。-
  ***  ***  ***  ***
-  离夏睁开睡眼时,屋子里还有些发暗。就在她起身时,儿子的身体动了动,似乎还在梦乡,离夏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踩着拖鞋一步步走向门口,她的手攥了几攥,当她来到门前时,犹豫起来。
-  搭在门扉上的手在这一刻竟没有像往常那样,旋转把手把门打开。那一刻,心竟然在这个时候快速跳动起来,有些发慌。
-  房间里的灰暗似乎更能显示离夏此刻的内心,但也只是转念间,她便打消了心里的犹豫:你过你的太平日子,又没碍着谁,影响着谁,还怕什么?如今他都六十岁了,谁又考虑过他的感受?既然被我接来了,开始的打算不就是要给他换个环境,让他生活好起来吗!-
  离夏脑子里盘桓着,正准备打开卧室的房门,那边的诚诚晃动着身体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口叫了一声“妈妈”,弄得离夏一惊。她回眸凝视着儿子那张略带稚嫩的脸儿,离夏笑了。这日子如流水,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起伏间总会有些波澜,并不都是尽如人意,转眼间孩子都快大了。在你需要关怀和疼爱时,是谁用那不是特别强壮的身体给你温暖,宠你爱你。又是谁在你受委屈时,陪在你的身边,把你笼在翅膀之下,让你不再哭泣。
-  “醒啦!”略一愣神,朝着儿子暖了一句,离夏便返身回到床前,把儿子的衣服拿到手里给他套在脖子上,看着儿子穿好裤子,又亲切地嘱咐了一句,让他刷牙洗脸,这才整理着床铺,把窗帘打开束好。
-  明亮的光线把屋子里映得一片通亮,隔着飘窗看向外面,一片葱绿的景象使然,新的一天就在这个节奏中开始了。-
  这一次,离夏没再犹豫,打开房门走出卧室...-
  下午,飞机抵达机场之后,出了候机大厅,魏宗建归心似箭的心在这一刻总算踏实下来,他带着从庐山捎来的礼物,一路风驰电掣般回到了幸福花都,自己的家里。-
  甫一进门,魏宗建便觉察到了异常。外出一个月的时间,家里竟然显得特别安静,跟岳父打过招呼,并未看到新岳母的身影,算了一下日子,继弟这个时候也该放暑假了,不知又跑到哪里玩耍去了。见到妻子时,拉着离夏的手,魏宗建疑惑地询问了起来。
-  “爸,你可回来了!”诚诚窜出房间,插在离夏和魏宗建的中间,也不管爸爸回来要和妈妈温热,便直接把他拉到了一旁,小声说了起来。
-  “哦?爸爸也觉得有些异常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跟爸爸说说!”还没等妻子交代情况,便被儿子叫了过去,魏宗建坐在儿子的卧室里,也不知儿子要跟自己说些什么悄悄话。-
  “那个可恶的女人和她儿子总算滚蛋啦!”诚诚说话的时候,难掩心中的兴奋,那双大眼在此刻都显得特别明亮。-
  刚回到家,魏宗建哪知道这一个月发生的情况。再说了,屁股还没坐稳就被儿子叫到他的房里,看到儿子神神秘秘的样子,听他把话说完,魏宗建便急着寻问了起来。
-  “你是不知道,气得我妈妈直哭,我姥爷都要跟他们玩命了!”诚诚把那天的情况一一说了出来,因为是内锁着房门的,诚诚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声音还是听到了,后来张翠华一家消失之后又看到妈妈多次劝导姥爷,平时诚诚对那母子本来就没有好的印象,所以会在魏宗建回来后,第一时间把他拉进房里,和盘托出。-
  “他们都是坏人,没安好心!”孩子眼里的世界五颜六色,但他分得清什么是黑、什么是白,就算是有些亲情掺杂左右,但那清澈的眼眸却是撒不了谎的。
-  耐心听完,魏宗建正要回房询问离夏具体情况,就听诚诚再次神神秘秘地说:“今天早上,还是我给姥爷打的电话呢!”-
  “嗯?”不明所以,魏宗建看到儿子靠近自己耳朵悄悄地说,也跟他一样,小声问了一句:“这又是怎么回事?”岳父的性格魏宗建是知道的,并不像父亲那样执拗,透过他二婚就能看出一二,或许他那里又想到什么了才会导致心情抑郁,这也是备不住的事情。
-  “姥爷早上出去了,妈妈让我给姥爷打电话,他半天才接,回来之后又不说话,后来我就听姥爷跟妈妈说我对不起你,然后妈妈就哭了,姥爷也哭了。爸爸,你劝劝妈妈和姥爷,这一阵他们好辛苦!”就在魏宗建转悠着脑子思考时,儿子一脸期盼地朝他说了出来。
-  魏宗建摸着儿子的脑袋夸奖他懂事孝顺,让他不用胡思乱想。刚起身,就看到离夏倚在门外打量着自己。回到房里,魏宗建搂住了离夏的身子,百般怜爱,向她详细询问这一段日子所发生的一切。听罢妻子的交代,魏宗建的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他紧紧地搂住了离夏的身体,别看妻子轻描淡写,想必当时发生的情况一定是险象环生,让人措手不及的。-
  连一贯沉稳的魏宗建听到离夏的诉说都觉得气恼万分,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况了。气得魏宗建直攥拳头,亏自己家人如此善待他们,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张翠华母子居然如此用心险恶,如不是岳父大人及早发现端倪,后果真将是不堪设想。-
  “不怕不怕,就当做了个噩梦,只要人没事就什么都好说。最近去医院检查没有?对了,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鼓捣去,这次回来还给爸带了酒呢!”再次搂住了离夏的身体,魏宗建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那关切之意溢于言表,体贴之情全在此刻洋溢出来。
-  “身体检查过了,没事的!”望着妻子饱满的脸蛋和那悬着泪花的杏核大眼,魏宗建一阵阵心疼,嘴里忙不迭说着:“瘦了,瘦了!不怕不怕,我回来了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
  做晚饭前,为了营造氛围,魏宗建特意把手机拿了出来,把庐山所拍风景的照片展示给妻子,一并叫上岳父,让他们父女二人坐在沙发上观看。在魏宗建看来,这样的形式既能排解妻子和岳父之间的心里压力,又能分享快乐,让他们感受到这里面的氛围,实在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儿子今天的表现也是出奇的好,陪在他妈妈和姥爷身边问来问去,在岳父的指点中,什么“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配合着相片一一讲解出来,尽享天伦之乐,温馨场景。
-  原来相片里的内容还有这么多的说辞,诚诚一脸笑嘻嘻地看着姥爷,又不时用眼扫着妈妈,见妈妈也朝着自己笑了过来,他的心里自然是非常高兴了。这几天的生活已经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上,哪知道早上来到客厅时,又看到了妈妈愁眉不展的样子,诚诚见她正拿着电话来回比划,就凑上前去。其时离夏当时的脑子里正琢磨着父亲。她哪猜得到父亲去了哪里,不过好在身边有个儿子陪着,正好让他去打电话,这样问起来较为妥帖一些,便把手机交给了儿子,直到电话接通,直到父亲回到家里。
-  面对父亲时,离夏的脸上难免羞涩连连,可见到父亲躲躲闪闪的样子,又不知怎样开口去说,幸好有儿子从中调剂,倒也并未感觉太多尴尬。其实,在离夏的心里,只要父亲不再忧郁和烦恼,一切便都不成问题了,只不过女儿家心里的羞涩岂能够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总得需要个过渡不是。-
  “饭菜熟了,可以开饭啦!”就在这时,离夏的耳边响起了丈夫的声音,抬头之际,与父亲的眼神发生碰撞。那该是怎样形容呢?在父亲的眼神里,离夏看到了歉意和不安,连笑容似乎都有些僵持。
-  “爸,洗手吃饭吧!”话到嘴边又迟疑下来,最后化作这么一句。-
  这一天下来,老离很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他在早晨徘徊在小区里时,接到了闺女打来的电话,犹豫了再三之后终于鼓足勇气,当听到电话对面的声音时,庆幸不是闺女的同时,难免内心又有些小失落,随后他拷问着自己说:“我就听闺女一句话,她要是不想见我,我马上就走”,可这句话在回到闺女家中之后,始终也没好意思开口说出,晃荡中就到了晚上。-
  入座后,见姑爷如此热情,又是斟酒又是布菜,老离越发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你想啊,人家三口之家过得挺好,他现在搅合进来算怎么回事,心里面难免觉得有些多余,失落感自然而然产生出来。
-  “您就别想那么多就行,我和离夏都不想看到您现在这个样子。”姑爷回家顾不上辛苦,炒了这么一桌子菜,真是难为他了。老离端着酒杯,辛辣的酒水喝到嘴里第一次感觉到这里面竟然辣中有苦,他知道,不是酒有问题,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  “您要是觉得闷得慌就出去散散心,反正也到了孩子放暑假的时间,我们陪您出去走走!”有几个姑爷像他这样问寒问暖,好不嫌弃。
-  正是因为如此,让老离满面羞愧,越发觉得自己所做之事实在是太过分了。-
  清醒的头脑因为心里有事,酒难免喝得多了一些,甚至是有些刹不住车。以往和姑爷喝酒,有一个多小时也就差不多了,这回可好,一直喝到九点多,喝得老离心里憋闷,就差当着闺女姑爷的面,泪流满面当场忏悔出声。-
  “爸,别喝了!”当老离听到闺女的声音时,他正端着酒杯放在嘴边,闻听抬头观望,迎着闺女的眼神,老离看到了担心和焦虑。-
  从前都是笑呵呵来上一句“爸听你的”,这回,老离没说,他一扬脖,辛辣的酒水就灌进了嘴里,像跟谁赌气较着劲儿似的。
-  此时离夏已经把儿子哄着了,也洗过了身子,丈夫刚从外地归家,身为妻子总得补偿犒劳一下,便换好了衣服,稍作打扮一番出来看看情况。这爷俩的酒喝了两个多小时还在继续,心疼他们的身体,又暗自埋怨,照这样下去恐怕得喝到天亮,是故才出声劝阻。
-  “您别喝了,宗建你也杯中酒,喝完不许再倒啦!以后又不是不管酒喝!”把一旁的酒瓶拿起,离夏嘟着嘴巴说道。话音刚落,老离便拿眼睛扫了过来,如果没听错的话,闺女刚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自己还能在这里住下?
-  插在离响和魏宗建的中间,离夏坐了下来,此时心里想的都是不能再让二人喝酒,见父亲寻来眼神,一边不着痕迹地拿过他的酒杯,一边像劝着孩子那样,说道“不许喝了,想喝明天再来!”-
  老离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愕,道:“真的吗?”“还不都是随您!”离夏见父亲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脸上一红。这话音甫歇,老离的脑子里便炸开了锅:我闺女原谅我啦,我闺女原谅我啦!
-  “大晚上的,喝完了一睡觉,又不碍事!”魏宗建把杯子里的酒干掉,一脸随和着说出口来,看来今天晚上他的状态不错。-
  这时候,老离已经看到闺女的着装打扮,并且透过纱衣看到闺女胸前跳耸的乳房,这昨晚上触摸的地方,他可是明明白白知道那里面的感觉。随着眼前不断涌现,逼得老离直躲闪着目光,不敢再看,手也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转移着精神。-
  欲望牢笼一经打开,还会收得回来吗?
-  仓惶逃回房间,老离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如烙饼一样,呼吸也是特别紊乱。他想忘记一切不再思考,但事与愿违,不但没有让他一刻消停,反而在食髓知味下双腿不受控制,灵魂深处总有个什么声音在呼唤着他,控制着他,随即走下床来,借着无边的黑暗再度打开房门,悄悄来到门外。-
  客厅里一片漆黑,老离如同夜魅一样,游荡着,当他把目光投向姑爷房间时,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令他在紧张中颤抖起身体:居然,他们居然忘记了关门。
-  一走一颤,老离提心吊胆地走到姑爷门外,他侧耳倾听,初始时只依稀听到几句对话,随后便听到女人的哭泣。
-  闺女这是怎么了?被姑爷欺负了?老离的脑子里第一时间闪现出这个念头,随即便听到姑爷说了一声“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又让老离悬着的心再度一跳,把耳朵贴在缝隙里,聚精会神起来。-
  “离开这么长时间,我对不起你。”魏宗建跪在离夏身前说道,离夏躺仰着身体,杏眸泛着涟漪,抽泣着说道:“发生了那些事,你又不在家里,又担心你在外面受苦,还要替爸爸提着心。”魏宗建小心翼翼地伏低了身体,心里带着自责和愧疚,安抚着离夏,说道:“爸是个开朗的人,多开导些就过去了,多亏你来照顾,也辛苦了你。”离夏一脸娇羞,轻轻动着身体说道:“我也对不住你,总委屈着你,心里也不好受!”魏宗建含笑说道:“生活不就是这样,别想那么多了!”-
  老离心里嘀咕着:“两口子久别重逢,哎,确实是不容易啊!”就在他准备离开时,猛地听到闺女一声娇咤,已经放下的心又绷紧了,回身又把耳朵贴到了房门上。
-  “啊~你个坏东西!”等待中迎来丈夫的亲密接触,百感交集之下,离夏的眼中流出了幸福的泪光。憋了这么长的时间,魏宗建甫一把阳具插入妻子的阴道,那十足的肥腻顿时包裹住他的全身,这美妙滋味简直无法形容,夹带着外面被小姐口活之后的愧疚,体谅着妻子的艰辛和劳累,魏宗建勇往直前,他莜合着身体,一插到底。-
  只听里面呻吟不断,喘息声渐渐加大,老离实在忍无可忍,他悄悄推动了房门,让缝隙敞开稍大一些,直到透过床头灯看到一切,便又在心里埋怨起来:哎呀,你动作干嘛那么大啊,就不怕伤着孩子吗?明知道夏夏怀了孕,怎么还敢跪在她的身前冒险做这样的动作?-
  看着姑爷的后背斜对着自己正分开闺女的大腿进进出出,老离的心里幽怨着,在埋怨他不懂事的同时,老离竟没注意自己的下体,早已硬邦邦地在裤衩上挑起了一个大的帐篷。-
  【完】